返回

盛宠之鬼医邪妃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第004章 非礼啊~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

    走到大门口,楚画梁才知道,在这个坑爹的古代,一个大家闺秀想出个门也不是这么容易的,需要当家主母的对牌——想也知道,这时候张氏是不可能允许她出去的,理由也是现成的,她头上还伤着呢。

    “小姐,要不……过几天再出去吧?”柳丝跟在后面喏喏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大小姐请回。”门口的侍卫干巴巴地说了一句,语气生硬,眼底更是掩饰不住的嘲讽。

    楚画梁皱了皱眉,转身走人。

    “小姐,等等我!”柳丝赶紧抱着料子追了上去。

    然而,楚画梁走的方向并不是青芜院,自然也不是张氏的主院,而且无人的后园。

    隔着一堵墙,就是公府外面,尤其这边很是安静,显然不会一出去就是繁华市集,让她很满意。

    “小姐……”柳丝吞了扣口水。

    楚画梁左右看看,搓了搓手,也没管自己身上穿的是长裙,利索地爬上墙边的一棵樟树,一边伸手:“东西给我。”

    柳丝傻乎乎地把衣料递给她,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,哭丧着脸道:“小姐您快下来,万一摔着了怎么办!”

    “回去守着,别告诉人我出去了。”楚画梁也没指望她能爬上来,站在树杈上比了比到围墙的距离,提着裙子,一跃而过,稳稳地落在墙头。

    “小姐小心!”柳丝一声尖叫,吓得几乎晕过去,幸亏大白天的这冷僻的角落连个侍卫都没有。

    楚画梁充耳不闻,从一人多高的墙头直接跳了下去。

    要是从前,这点儿活动量对她来说不费吹灰之力,可楚绘的这具身体底子实在太差了,就这么几个动作,落地时她也一个踉跄才站稳,心跳快得像是要从喉咙里跳出来似的,四肢一阵酸软无力。

    闭着眼睛做了几个深呼吸,好一会儿她才平静下来,一抬头,却愣住了。

    只见面前不远处,一个锦衣华服、俊美不凡的青年张大了嘴巴,摇扇子的动作都停顿了,整个人呈石化状态,不可置信地盯着她。

    “看够了没有?”楚画梁冷声道。

    “现在的贼都这么大胆吗?”华服青年目光古怪地在她手里抱着的衣料上转了一圈。

    楚画梁微微一愣,但也不想解释,看了看青年身后不远的巷口,深吸了一口气,大喊道:“非礼啊!”

    “哈?”华服青年一僵,手里的扇子“啪”的一下掉在地上。

    国公府邸的位置自然是极好的,出了巷子就是人来人往的大街,楚画梁喊的这一声声音尖细,瞬间传出去老远,很快的,巷口就有人跑进来,一边还喊着:“光天化日之下,什么人调戏民女?”

    “咦?果然又是谢家那个纨绔!”

    “大伙儿抄家伙上!”

    “等、等等啊!”华服青年的声音顿时被淹没在人潮中,再看过去,巷子里空空荡荡的,哪还有那姑娘的人影?

    而楚画梁招来了一群见义勇为的百姓,果断地从巷子另一端溜了,仅有的一丝愧疚也烟消云散。

    听那些百姓的话,这根本就是个调戏女子的惯犯!就算被打一顿也不冤枉。

    巷子外就是另一条大街,两边琳琅满目的招牌,还好楚画梁看的中医书都是繁体字,在这个世界也没有语言不通的问题,很快就找到了一家名叫“霓裳”的布庄。

    柳丝说楚绘的衣服都是在锦绣坊定做的,可锦绣坊既然能给国公府嫡长女做出这样的衣服来还不加提醒,显然是张氏的一路人,她自然不会去的。

    或许是原主本就不爱出门,加上她这一身明显“不楚绘”的打扮,布庄老板完全没认出她的身份来,哪怕她额头上还贴着块纱布。

    楚画梁很干脆地拿画册指定了几个款式,做了四套当季的衣裳,又在布庄里扯了料子,吩咐裁两套寝具,拿银裸子付了账。

    在布庄耽搁的时间有点久,她看了看天色,打算先找个地方吃饭,随后再去找金铺重新打首饰。

    霓裳隔壁就是一家酒楼,这会儿距离晌午稍早,酒楼上还没几桌客人。

    楚画梁在二楼找了个靠窗的位置坐下,在小二殷勤的介绍下点了几个菜,一壶茶,便一手撑在桌面上,托着腮,好奇地打量着窗外热闹的景象。

    看起来这里的民风还算开放,街上能看见不少夫人小姐,像她这般独自一人的姑娘家也不是没有,毫不出格。

    “呯!”猛然间,耳边传来一声巨响。

    楚画梁慢慢回过头来,抬了抬眼皮,却见一只手掌拍在桌上,有人居高临下盯着她,眯着的桃花眼里满是杀气。

    “找到你了,小丫头!”青年咬牙切齿,一字一顿地道。

    “是你啊。”楚画梁叹了口气,左右看看,一耸肩,“怎么,要我再喊一次非礼吗?”

    “你的脸皮是牛皮糖做的吗?”换了一身银白色锦衣的青年气呼呼地在她对面坐下,自顾翻过一只茶杯倒了茶,一饮而尽。

    楚画梁瞥了一眼他脸上那道疑似抓痕的淡红色印记,嗤笑道:“找本姑娘干嘛?”

    “见者有份。”青年白了她一眼。

    “你缺钱?”楚画梁把他从头到脚打量了一遍。

    别的不说,光是那个束发的玉冠,那玉质就比她在楚绘这里找到的所有玉饰都好。

    “不缺。”青年朝她一龇牙,皮笑肉不笑,“本公子不爽!”

    “大男人这么小气,大不了让你非礼回来。”楚画梁没好气道。

    “噗——”青年一偏头,一口茶惊险地喷到了地上。

    “哎,谢公子,你怎么不坐空位,偏要和人家小姐拼桌!”小二端着菜上来,见到这一幕,不由得一声大叫。

    “谢公子?”楚画梁歪歪头。

    敢情这位名声还不小?随便来个人都认识他。

    “谢玉棠,姑娘叫我谢三亦可。”青年一抱拳,看起来倒是风度翩翩。

    “我们不熟。”楚画梁起身,干脆换了个座位,一面道,“小二,那壶碧螺春记得跟谢公子要账。”

    “凭什么?”谢玉棠睁大了眼睛。

    “你喝了。”楚画梁面无表情地指指空杯子。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