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盛宠之鬼医邪妃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第018章 天价医药费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

    “楚小姐救命之恩无以为报,但凡小姐有所差遣,万死不辞。”谢玉棠一拱手,正色道。

    “万死就不用了。”楚画梁上下打量了他一会儿,抱着双臂,慢慢地开口道,“不如你先说说,那个什么绯花妖刀为什么要追杀你。”

    “你觉得,这世上干哪一行来钱最快?”谢玉棠认真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杀人、赌,还有……贩卖消息。”楚画梁想了想便道。

    谢玉棠脸上露出一丝意外,随即一摊手,无奈道:“很不巧,我和他,各占其一。”

    “你该不会是把人家的身份给卖了吧?”楚画梁脱口而出。

    怎么说慕容筝现在名义上也是她的未婚夫,要是被爆出他干杀手的事来,她也要被连累得好不好?要不要干脆把这个人灭口算了!

    “我又不知道他是哪根葱,怎么卖?”谢玉棠翻了个白眼。

    “哦?”楚画梁明显不相信。

    谢玉棠的两重身份明显藏得挺好,就算他那个继母想要买凶做掉他,也不是钱多了烧手,请五大高手来刺杀一个纨绔子弟。只能是谢玉棠暗地里的这重身份得罪人了。

    “我就是……咳咳,泄露了一下他摘星阁的总部。”谢玉棠揉了揉鼻子,悻悻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楚画梁无语。

    怪不得人家追着要砍死你,活该!

    “我是生意人啊,有钱为什么不卖?他又不是我的谁。”谢玉棠振振有词。

    “于是你差点被卸掉一条胳膊。”楚画梁凉凉地接口。

    谢玉棠无言以对。

    “说起来,你这是在提醒我,你很有钱,医药费可以开得高一点吗?”楚画梁又道。

    “你需要钱?要多少?”谢玉棠一愣。

    人情难还,金银可以说是最容易还的东西了。

    “你哪只眼睛看到我不缺钱?”楚画梁一声冷笑,指了指那些沾血的手术刀,“光是为了打造这些东西,就差点花掉我一半的积蓄!”

    不等他回答,她又接了下去:“不过呢,诊金是一回事,你自己看你的命值多少钱,还有,手术费要另算。”

    “你想要什么?”谢玉棠直接问道。

    “人。”楚画梁很满意,确实够上道。

    “你是说,你想要人手?”谢玉棠琢磨了一下才道。

    “所以,有没有。”楚画梁点头。

    以她现在的状况,青芜院根本连个能给她办事的人都找不出来,而让她自己去招募,顶多也就是换几个丫头小厮,距离她所期望的差得太远。

    “好吧,听说楚大小姐快要出阁了,我倒是了解你想要什么样的人。”谢玉棠想了想才道,“不过,人虽然可以帮你找,保证能为你所用,但是你要知道,越是优秀的人才,最终能不能让他们全心全意忠心于你,还得看你自己的本事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么麻烦?”楚画梁一撇嘴,“那就给我几个普通的,一般优秀的就够了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谢玉棠又被噎住了。这姑娘怎么从来不按常理出牌呢?

    “开玩笑,总之,你自己想办法把人送过来。”楚画梁说着,收拾好手术工具,伸了个懒腰,“这宅子也算是我的嫁妆,空房间多得很,没人会来,你要是不想走,自己随便找一间住。”

    “呃……谢谢。”谢玉棠道。

    楚画梁也没管他,自顾回房间补眠,然而,没睡多久就被柳丝的尖叫声吵醒。

    迷茫了好一会儿她才反应过来,厨房里里外外都是血,估计是把去做早饭的丫头给吓坏了吧。反正有侍卫在,很快就会发现死的是只羊,至于他们觉得是谁杀的羊,她就管不着了。

    ·

    楚画梁在庄子上一住就是五天,颇有乐不思蜀的味道,只是柳丝看她的目光越来越欲言又止。

    不说这厨房里不时多出来的那些牛啊羊啊鹿啊……的尸体,就连小姐的衣服上也总是沾了血,总不能是小姐每天晚上梦游起来杀的?而且这些动物到底是怎么来的!

    楚画梁也不知道谢玉棠在想什么,白天不见人影,晚上却经常给她捉些动物来,然后用一只左手替她干活。

    不得不说,楚绘这具身体就不是干粗活的料,就算谢玉棠只有一只手,也比她利索得多。

    门外豫王府的暗卫依旧相安无事,楚画梁担心了两天也就不操这个闲心了。

    如果暗卫不知道慕容筝的身份,那只会保护她,如果暗卫知道——慕容筝自己都表示放过这件事了,更轮不到暗卫来管了。

    “我说,谢公子你这么闲?”楚画梁终于忍不住问道。

    “看你的医术,觉得挺有意思的。”谢玉棠一脸认真。

    “抱歉啊,家传绝技,传女不传男。”楚画梁随口道。

    “所以,是云夫人教你的?”谢玉棠道。

    楚画梁一愣,这还当真了不成?不过,她也没闲心去解释,反正云氏死得早,背锅就背锅吧!

    见她仿佛默认了,谢玉棠感叹道:“以前倒是听说过云夫人是神医世家最后的传人,只是从未见过她施展医术,而她又病逝得这么早,原来是真的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楚画梁无语。

    好吧,爱怎么脑补就怎么脑补,有个出处,总比她的医术是凭空而来的来得容易让人接受。不过,楚绘的亲娘听起来也像是个有秘密的人啊。

    “小姐!大小姐!”就在这时,外面传来柳丝急促地呼喊声。

    “外面来了不少人,我先走了,京城见。”谢玉棠耳朵一动,丢下一句话,悄无声息地从后窗离去。

    楚画梁歪歪头,若有所思。

    有秘密的人,这也是一个——谢三公子进进出出,居然一次都没惊动豫王府的暗卫,就算比不上那个五圣之一的慕容筝,怕也差不太多吧。

    “小姐,您果然在这里。”柳丝小跑过来,看着一片狼藉仿佛屠宰场一般的厨房,小脸苍白,但还是强自镇定道,“小姐,老爷和夫人派人来了,让小姐马上回府。”

    “现在?”楚画梁一呆。

    这会儿距离天亮还有半个时辰,怕是城门还没开吧?

    “宫内传来消息,说陛下要册封您为郡主!”柳丝兴奋道,“老爷让小姐赶紧回去接旨呢,这会儿出发,刚好开城门。”

    楚画梁一皱眉,直觉感到不太好。

    皇帝是这么大方的人吗?随随便便就册封一个臣女为郡主,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,只怕厉害的在后面等着她呢!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