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盛宠之鬼医邪妃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第020章 神经病?好治!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

    金盏的办事能力确实很强,第二天一早,出行的一切准备都妥妥当当。

    楚风耀和张氏也没有阻拦,毕竟去看望病重的未婚夫,宫里那几位都乐见其成,楚风耀还吩咐张氏开库房拿了好些贵重药材,然而,全被楚画梁扣下了。

    楚大小姐表示,那货生龙活虎的肯定没病,何必糟蹋这么好的东西,留着自个儿用!

    目送马车离开楚国公府,玉衡和摇光岁望了一眼,背后忽然一凉。总觉得……王爷有点儿不妙啊!

    而此刻,豫王府也乱成一团。

    要说慕容筝都“病”了这么久了,实在也没必要突然“病危”的,而事实是……这回不是装病,而是真病了。

    “所以,这怎么办?”陈太医急得团团转,“二公子到底什么时候才能出来?”

    “他那是走火入魔,当然得彻底压制了心魔才能出来,否则他红着眼睛追着人就砍怎么办。”曲长卿翘着二郎腿,拎着个酒壶往嘴里倒酒。

    “可楚国公府的马车马上就要到了!”陈太医低吼道。

    “依我说,要不干脆告诉楚小姐算了,毕竟他们以后是夫妻,每天瞒着枕边人也够呛。”曲长卿道。

    “胡说!那样的女人,万一出卖王爷或是说漏嘴,咱们都要大祸临头!”陈太医瞪了他一眼,又在屋子里团团转了几圈,嘀咕道,“不过就是赐婚,二公子本就重病在身,王府辟个院子养着她就是了。”

    曲长卿一耸肩,提醒道:“她可能是神医世家最后的传人。”

    “云苒病逝得时候她才多大?”陈太医冷哼,这世上,或许有自学成才的状元郎,但绝不会有自学成才的神医。医术的学习,引导和经验都是不可或缺的,就算云氏真的留下了医经,一个十五六岁的小姑娘又能学会多少。

    “曲公子,幽兰郡主的马车到门口了。”门外传来禀报声。

    “要不……说清辰病得太重怕把病气过给她,让她回去?”曲长卿无奈。

    说来也是不巧,上个月摘星楼的总部位置泄露,虽然人员撤离及时,但其他损失却不小,慕容筝一气之下亲自去追杀贩卖消息的听风阁阁主,却没想到一个卖消息的鼠辈武功竟然非常不错,尽管挨了一刀,可慕容筝也因为使用那把妖刀太过,有些走火入魔,其实谁都没讨着好去。

    尤其,慕容筝回来后就把自己关进密室,对于最后的结果绝口不谈,也不知道是遇到了什么事。

    “也只能如此了。”陈太医叹了口气,点点头。

    成婚之后的事另说,先把眼下这关过了再论。

    皇帝赐婚,谁知道这位幽兰郡主是不是皇家放在豫王府的眼线呢。

    “等一下。”就在这时,慕容筝从屏风后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你还好吧?”曲长卿担忧道。

    “没事,让她进来。”慕容筝的脸色有些苍白,这次是不用装就带了七分病容。

    陈太医立刻抓过他的手把脉,不禁心中一沉,果然反噬越来越严重了!

    “你避一避吧。”慕容筝指指屏风后。

    “知道了。”听见外面传来的“幽兰郡主到”的通报,曲长卿立即拎着酒壶钻进了密室,关好门。

    慕容筝刚躺好,房门就被敲响了。

    “进来。”陈太医干咳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楚小姐请。”王府的侍卫推开门,便停留在门口。

    有太医在,楚画梁也没什么可避讳的,带了金盏玉台入内。

    “有劳郡主,只是本王不便起身相迎,还请赎罪。”慕容筝勉强撑起一点身体,虚弱地回答。

    “不敢,是我来得不巧,王爷躺着就好。”楚画梁一挑眉,暗自嘀咕。

    中气不足,是装的,还是……真病了?

    “请坐。”慕容筝道。

    楚画梁却一直走到床前,微微弯腰,仔细盯着他的脸瞧了一阵,这才开口道:“本郡主自问也略通几分医术,不知道王爷介不介意我把一下脉呢?”

    慕容筝楞了一下,随即一笑伸出手:“当然。”

    陈太医张了张口,正要说什么,接到慕容筝一个眼神暗示,又咽了回去。

    楚画梁也不客气,直接往床沿上一坐,然后发现没带脉枕,只稍微楞了一下,就很潇洒地把慕容筝的手腕往自己大腿上一放,开始诊脉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慕容筝差点没蹦起来,耳根处悄悄红了。

    陈太医在后面吹胡子瞪眼睛:这这这……简直道德败坏!不知羞耻!

    “嗯……”楚画梁的脸色变了好几次,有些古怪。

    “郡主,本王这是什么病?”慕容筝不动声色地缩回了手。

    “这个么……”楚画梁挠了挠下巴,反问道,“王爷平时是不是会产生幻觉,或者性情大变之类的?”

    一句话,慕容筝和陈太医,以及密室里的曲长卿瞬间背后的汗毛都竖了起来。

    虽然楚画梁不知道妖刀的存在和慕容筝受到的反噬,可她说出来的症状却是对的!那正是慕容筝被妖刀控制了心智的模样!

    所以,楚大小姐不仅是懂医术,她可能还真是得了云苒真传的人?

    “能治吗?”慕容筝小心翼翼地问道。

    他这个毛病其实不是因为生病引起的,关于那把妖刀,就连陈太医也束手无策,其实他也不指望楚画梁真有办法,只是……想起那天灵台穴上的一针,总让他存了几分期待。

    “不就是神经病吗?好治!”楚画梁信心满满。

    现代医学分得很清楚,神经病是病理性疾病,完全是可以治愈的,如果是精神病,那必须退婚啊退婚!

    慕容筝的毛病,在她看来就是脑部有几根神经产生了病变,刺激大脑罢了,还不算严重,扎几针,喝点药,确实挺好治的。

    “这真的能治?”陈太医追问道。

    “很难吗?”楚画梁一愣。

    她选择主动暴露医术是因为除非不用,否则迟早要暴露的,眼下却有一个好机会,连背锅的人,谢玉棠都替她找好了。可是,难道古代的医术这么落后,连神经病都不会看么?怪不得慕容筝病了这么多年还医不好,太可怜了。

    也罢,冤枉你装病了,那就顺手治一治得了。

    幸亏慕容筝听不见她的脑洞,不过好歹也算是圆过去了不是么。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