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大唐再起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第十一章杂事繁多(上)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    李府朱门大户,那高高的门槛,仿佛是是一道天堑,张武看了一眼,就像是有魔力一般,将他目光牢牢地吸引而去,难以移开。

    那来往的,不是大户,就是官人,像他这种贱役,只能与那些泥腿子勾联,在小商小户面前逞威风,几时能达到其中万一,他一生就无憾了。

    “咚咚咚——”失神了片刻,张武奔着百步外的小门而去,他很有自知之明。

    但,哪怕面对这小门,但也比一般的人家阔绰的多,他到底是年纪轻,犹豫了片刻,这才鼓足气敲了敲。

    “这是李府,这位公人,你找谁?”不到片刻,一个年轻的小厮就跑了出来,并没有高门大户的傲慢,反而很是平和。

    “我,我是新晋的捕快……”

    “哦!公人,您稍等,我去去就来!”门一开,还未等他说完,小厮则快步而去,让他一脸糊涂。

    这是怎么回事?还有其他章程不是?

    一脑袋浆糊,无奈之下,他就在那等着。

    不一会儿功夫,一位穿着体面的仆人走了出来,一脸的厚实,脸上带着笑。

    “这位公人,让您久待了!”安国一脸笑意地走出门,满脸歉意地说道,“知是您刚上任,府中又特地准备了些许礼物,望请您笑纳!”

    张武扭头一看,其后跟着一个俏丽的丫鬟,抱着几匹上好的细麻布,颜色花艳,去市集典当出去,不少于十贯入手,李府忒是大方了。

    “这些细布,您自去裁上几身衣服,也算我们李府的一点心意。”

    “除这些外,听说贵府张老爷身子不太爽利,所以还有五贯,也是李府的心意,待有空闲,我家也去探望一二。”

    望了一眼,只见一个小厮抬着一串串黄澄澄的铜钱,堆成了一座小山,张武不禁喜出望外。

    对此,作为管事的安国,也不得不感叹,郎君也太大方了。

    这是为何?由于海外贸易发达,铜钱外流,南汉政府不得已发行铅钱,官面上十铅抵一铜,但私底下,十二枚铅钱才当一铜。如果给五贯铅钱,那也是正当的,其他人也不会有话说,只会竖大拇指。

    而直给五贯铜钱,简直是太过于奢侈。

    对于探望什么的,张武也不当真,人家李府家大业大,怎顾得一个不入流的捕快,这些钱财,已经让他喜出望外了。

    不过,这么多东西,他一人又如何搬动?

    “公人,请在这签上字,这些东西,等会自有人送到贵府,您去当值即可!”

    “以后,每月中旬,自有人将其送上贵府,只须签字即可,不敢劳烦公人!”

    听此,张武大喜,直呼道:

    “李留后真乃菩萨再世矣!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却说,李嘉一大早就起来,在丫鬟们的服侍下,梳理了一番,穿着繁杂的衣饰,前往演武场。

    咻——

    啪——

    “郎君箭法日益精进了!”瞧着其正中靶心,一旁,黑脸而严正的周燕,也不得不拍了拍手,赞叹道。

    “哪里,不过是些许雕虫小技罢了,手熟尔!”李嘉谦虚了笑了笑,但眼中的得意却再也掩饰不住。

    自穿越以来,别无他长,唯有目力极佳,顺理成章地练起弓箭来,百步穿杨简直不再话下。

    当然,他近战却不行,气力不足,虽说三五个人近不了身,但却远远比不过那些军中的将校。

    对此,他已经有所满足,后世超越千年的知识,足以媲美一切金手指了,所谓的大势,在他脑海中无所遁形。

    放下弓箭,自然有人亲近地端上一杯热腾腾的茶水,当然,这是经过他改良的,茶叶并未磨成粉。

    “郎君,管事们已经等候多时了!”安国微微向前一步,递了一个丝巾,轻声道。

    “抱歉,我先走一步!”李嘉歉意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无妨,下次再与郎君切磋!”周燕摆了摆手,无所谓地说道。

    一边走着,一边欣赏着景色,不知不觉中,李郎君来到了一处凉亭,拍了拍灰,直接坐下,看着水中游动不定的鲤鱼。

    “说吧,一个个来!”李郎君淡淡地说道,此时,他的身边,已经站立了数十人人,正躬身等候着。

    俗话说,修身、齐家、治国、平天下。

    李嘉已经进入第二阶段。与此时各高门大户不同,他治理整个庞大的李府,按照的是治国的方法。

    府中分为个大管事,各管一摊。当然,若主人不在,则有管理府邸事务的大管家主持。

    分别管理田庄、财务、红白礼事、商队店铺、庄丁护卫、农刀器械,以及管理府中的丫鬟小厮的大管家,当然,还有一个监察府中上下的管事,总共八个人,每人之下又有数名副手,管理着庞大李府的上上下下。

    丫鬟仆人分为三等,贴身、伺候、以及普通,管事也有三等,小管事、副管事、大管事,每个人月钱不同,从数百钱到数十贯不等,以及李嘉引进的年终奖。

    可以说,整个李府的丫鬟仆人月钱,在整个建武镇也是屈指可数的。

    李郎君刚坐下,就被呼啦啦一片人围住。

    “郎君,开春不久,庄里不少的佃户遭了野灾,那些饿兽肚中缺油水,就撕咬羊畜,甚至还拖咬孩童,实在是防不胜防!”第一个汇报工作的,是一个胖乎乎的管事,一脸的焦虑之色。

    “近日来,已有数十人受伤且被叼走,防不胜防!”

    胖管事姓田,是李府专门掌管田庄的大管事,赫赫李府,名满建武镇,光名下在籍的田庄,就有十来个,再加上隐户庄,至少五十来许,遍布整个建武镇八州三十三县,田地岂止万亩。

    在李郎君看来,最重要的资源,并非财富,而是李家控制着近三千户的人口,而整个邕州七县也不过是万来户,可以这么说,李家造起反来,不到半月,整个建武镇就得易帜。

    最看重的人口竟然被野兽给减少了,李嘉瞬间就有了怒气:

    “如此,庄丁又有何用?尔等管事又有何用?”

    “郎君,非我等未尽力,而是无能为力,豺狼虎豹,寻常的庄丁又怎能奈何?”

    这时,一个比较健硕的中年人走了出来,他姓沈,老家在北地,是庄丁总教头,习得一身本领,也是李嘉父亲的亲卫出身,此时他额头布满了细汗,低下头,佝偻着腰,一五一十的解释道。

    他也知晓,郎君掌管府上诸事,并非不讲道理之人,而最厌瞒报。

    “如此,那么,就集各庄强壮、胆大之辈,成五百之数,为飞龙都,专事之野兽,来回走动,照应各庄!”

    “待遇的话,比应飞虎都即可!”

    思虑了一下,李郎君考虑一下广西这恐怖的环境,人烟稀少,树繁叶茂,鸟虫极多,数尺长的长蛇也是经常见的,所谓的野兽逼人并非耳闻,设一个常备军,专事防备,也是应有之意。

    “郎君此言甚是有理,飞龙都若在,各庄无忧矣!”胖管事眯着眼睛,一脸的赞叹道。

    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