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重生都市之天下无双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第四章 家教老师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        “没想到区区凡人居然能够构造出如此繁华的世界。”

    依照着记忆随意的阻拦了一辆出租车,对着眼前的中年司机开口道:“去,H大学。”

    随着车子的启动,在半个小时后进入市区,高楼耸立、车水马龙的繁华场景,映入眼帘,不过这个时候,有些习惯的陆寒,已经没有刚才的震惊了。

    出租车在汽车洪流中,犹如龟速般前行一个多小时,总算来到了这具身体就读的H大学,下车后盯着眼前对比起来宏伟的大门,付了钱向着旁边的龙韵小区而去,原身受不了住校环境,在学校边的小区租了单人公寓,很是狭小,只有三十平米,对于原身来说是够了。

    但是现在的陆寒是谁?

    当陆寒打开门望着眼前的空间,对于当初直接占据山脉为道场的道君来说,根本伸展不开手脚。

    看来要换地方了,不过现在只能委屈一下了,虽然地方小了一点,但是至少没有外人,要是有人和他住在这样狭小的地方,那才是噩梦。

    陆寒抬头望着泛着昏黄色的天花板,听着在上面传来的细细碎碎声响,不由有些黑线,虽然刚恢复到练气一层的修为,但是这些细微的声响,在他耳中却是宛如咆哮。

    想要布置长期的隔音阵,手上没有灵石的情况下,依靠着他的真元根本支撑不了多久,而且刚才感应过了,这个地方的灵气比青山还要稀薄,根本没有办法弥补消耗。

    一夜无声的熬到了天亮,一夜未眠的陆寒,现在依然神采依旧,在踏入修行后从来没有睡觉,都是依靠着打坐来代替。

    抬起头来注视着在闹钟之上的数字,早上八点,要到了上课时间了,陆寒决定跟随大流进入学校上课。

    就在陆寒按照记忆,进入他们常用的教室时,只见一个发鬓全部苍白的老者,在注意到陆寒后,眼中闪烁着慈爱的目光:“来了,我这个有个活交给你,不知道你有没有兴趣!”

    对于眼前的老者,陆寒神色复杂,对于原身而言,这位林教授是他最为敬重的老人,现在的情况大概理解到,对于原身无依无靠从孤儿院中走出来的孩子,总要努力赚钱,而现在这位林教授特意介绍给他活。

    要是直接拒接的话,也是不行,毕竟他借助着原身而得以存活,两者之间本来就是带着因果,需要偿还,原身已经死亡了,那么只能是偿还给他身边的亲友了,原身所该承担的责任,他也必须继续下去。

    陆寒在思考之后才是开口道:“林教授您说。”

    林教授眼中带着慈爱与欣赏的目光开口道:“这次的活,和你以前做一样,就是为我的一个老友女儿,辅导一段时间她高三的学业,而且我这个老友家境富裕,肯定不会亏待你的。”

    对于林教授口中的家境富裕,应该不是一般的富裕才是,看来他真的是用心在对待原身的:“多谢林教授看重。”

    林教授笑了笑道:“好,事情就是这样说定了,地址是金悦小区九号,上课时间要到了,进入上课吧!”

    陆寒走进教室,挑选了一个偏僻的角落坐下,对照着记忆中的信息,金悦小区,这个可是A市的几个高档小区之一,里面居住的人物不是有钱就是有权,看来这个林教授不简单。

     而且对于原身来说,这的确是一个难得的机会,但是对于现在的陆寒来说,就是可有可无,甚至是阻碍修行的存在,毕竟现在的紧要任务就是恢复修为,不过接触这些所谓的社会上流人士,说不定可以知道这个世界修士的信息呢?

    毕竟陆寒了解到地球,对于修士之类的都是归为传说,但是陆寒知道这个世界应该是有着修士的存在的,而且大部分的修行资源可是掌握在修士手中,只要得到他们的具体所在,陆寒可是有很大的信心从他们手中抠出资源,到时候对于修为的恢复会加快很多。

    时间很快就是在沉思中流逝,随着教室开始变得空旷起来,陆寒也是站起来,向着外面走去,走出校园的陆寒没有选择回到他现在栖身的公寓中,而是在外面乱逛。

    在穿过一条古董街的时候,陆寒突然停下脚步,现在的他确实是需要一些钱,原身家里还有一个妹妹,父母两年前因为车祸离世,虽然是获得了一些赔偿,但这两年兄妹两个人的学费和生活费,现在花的所剩无几,陆寒身上除了一千多的现金,卡里也只有不到一万款的存款,这还是留着明年兄妹俩人交学费。

    在这个做什么什么都需要金钱的时代,就是曾身为道君的陆寒,也开始有点发愁,总不能靠着家教生活吧?

    现在做什么能够来钱快?这个所谓的古董或许不错吧,来钱快而且还是明路,不用担心其他的问题。

    陆寒实在是看不明白,为什么这个世界的人会追求所谓的古董,毕竟在他眼中不过是稀疏平常的物品,没有蕴含灵气,对于修行也没有帮助,都是没有任何价值的东西,但是他们却把没用的东西,花大价钱买回来摆着看。

    不过这些和他也是没有任何的关系,只要能够赚钱就好了,现在的他的确是要一些钱来解决一下燃眉之急,陆寒放下自行车向着灯火通明的古董街而去。

    看着眼前川流不息的人群,和两边街道之上摆放的摊位,对于这些所谓的古董他全然无味,依靠着记忆之中的理解,古董带有岁月痕迹就行吧。

    行走间,依靠着属于修行者的眼力,看见很多造型奇特的古董,不过是新做的痕迹罢了,其中材质都是现代工艺,这些估计也不过是骗骗外行人的罢了。

    陆寒挑选一件店铺走进去,整个店铺散发着寂静,除了里面有着几个穿着精致家伙,在前面玻璃柜台边上观看之外,没有什么多余的事情,而这个店铺的接待人员,对于眼前穿着地摊货前来的青年。

    心中翻滚着无奈之色,一整天了接待的都是这样没有真正购买能力的家辉,现在这个也是吧,看来外快是指望不到了,要不是店铺的规矩,一天忙到晚,现在正是疲惫的时候,真的是不想要接待。

    只见一个样貌平常的女子,看着他身边的几个前辈都没有任何的动静,才是神色迟疑的挂着招牌的笑容走上前去:“你好,欢迎光临陆寒,这位客人我有什么能够为你服务的吗?”

    陆寒注视着走上前来的女子,神色随意的开口道:“不用了,我随便看看!!”

    说完陆寒无视眼前的女子向着玻璃柜台而去,而就在陆寒进来的时候,雅间中的一个样貌绝色的女子,目光穿过珠帘注意到他,只见她眉头一挑暗道:“是他,没有想到居然会在这里遇见他。”

    而在他旁边的一个穿着整齐西装的男子,注视着和眼前佳人那目不转睛的目光,也是向着那个方向看去,随着陆寒的身影映入眼帘暗道:“这有什么好看的,样子还没有我英俊呢?”

    只见这个男子转过头来对着佳人道:“萱萱,这里要是没有看中的,不如我们去其他地方看看,总有合适的!!”

    随着男子开口之后,颜晓萱也是回过神来,看着眼前的这颗寿桃道:“健柏实在是太麻烦了,白花费了你一天的功夫,你公司应该有着事情要你处理,要不你先回去吧!!”

    溥健柏盯着的绝色样貌的颜晓萱,眼中闪烁着爱慕的目光,深沉的对着颜晓萱开口道:“不用了,为伯父挑选寿礼,怎么会觉得麻烦呢?”

    颜晓萱眼中隐晦的闪烁着无奈,这个家伙,都已经拒绝过他了,还没皮没脸凑上来,又不能真的撕破脸,搞不懂这个家伙奇葩的想法,目光触及溥健柏那真诚的目光,颜晓萱只能够是无奈的点点,起身和他向着外面而去。

    陆寒在进来的时候,就是发现了这个让他感到有趣的女人,不过她既然没有跟过来,那么当然是无视,毕竟也只能算是有趣而已,走到玻璃柜台面前的陆寒,通过异于常人的眼力,大概了解了古董的分辨。

    半个小时后,陆寒走在街道上,扫视两边摊位上所谓的古董,其中那属于故意做旧的器物,在他眼中无所遁形,毕竟器物上所欲岁月留下的痕迹是无法作假的。

    扫视街道的陆寒目光停顿一下,眼中倒影着一把木梳,其上携带的古意却是难以掩饰的,不过时间应该不久百年之内的吧,陆寒挑眉,百年桃木的材质,其中携带的灵气无一不说明,这是一件法器,不过在陆寒看来就是一件低级的不能再低级的法器。

    不过对于现在身无长物的陆寒来说,拿它也胜在于寥寥无几,经过他的手笔后,这件法器的品级还可以提升一些,拿出去换取一些东西也是不错。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