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重生都市之天下无双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第二十章 想要听琴声吗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        声音越来越远,直至酒吧外响起接连的惨叫声,酒吧内的客人回过神来,带着惧色看向侯三,只见他摇摇头,道:“宋林?还宋家大少爷?呵,区区宋家,居然还敢在劳资面前嚣张,不知死活!”

    陆寒向着美人走去,颜翠脸上带着朦胧之色,抱着他开口道:“你来了。”

    对着投怀送抱的美人,陆寒点点头道:“嗯我来了。”

    陆寒目光散乱,看着在吧台上没人动的钢琴,对着颜翠萱开口道:“想要听琴声吗?”

    突然的发问颜翠萱傻傻的应道:“嗯!!”

    陆寒扶着她坐在座位上,才是开口道:“那你在这乖乖等我弹给你听!”

    颜翠萱深情凝视着消失的背影,神色朦胧,脑海中闪烁着很多的思绪,脾气好,学习好是个学霸,做菜好吃,医术高明,现在又冒出个钢琴,既然敢表演那么应该很不错,这样的人真的完美。

    就在颜翠萱胡思乱想时,酒吧的音乐逐渐消失,很多在疯狂中的人群,响起差异的声音:“怎么回事,音乐怎么不见了。”

    钢琴声悠悠传来,带着一丝哀伤,一丝眷恋,一丝喜悦和一丝的爱意,回荡在舞池中,以往都会响彻酒吧内外的嗨歌,出乎意料的没有了,本应该上演性感火辣热舞的舞台上,一名十分年轻的钢琴师,坐在华美的钢琴前,十指轻灵的在黑白琴键上敲打,奏出美妙如天籁的无名乐曲。

    酒吧大厅里摆满了许多红木制成的圆桌和长桌,客人三三两两坐在一起,喝着一杯又一杯的酒或饮料,双眼微微眯起,脸上的表情不断变换,像是沉醉在这悠扬的钢琴声中。

    颜翠萱坐在座位,望着吧台上的场景,或者说是在望着,弹奏这首无名钢琴曲的年轻男子,嘴角含笑,有些傻傻的看呆了。

    听着耳边传来让人心旷神怡的钢琴乐曲,她慢慢的趴在桌面上,不知不觉中,最后一个音符落下,当曲终时,所有人仍闭着眼睛,静静地享受着,包括那穿插在人群中的酒吧服务员,也停下手头的工作,鸦雀无声,静谧若夜。

    谁也没有想到,在以喧闹、放纵为主题的酒吧里,居然能够听到这样优美的钢琴曲,这里大多数人不乏曾经听过许多歌剧,或钢琴大师的演奏会,却是被这一首无名之曲所折服。

    随着钢琴声消失,陆寒站在颜翠萱身边,望着已经趴在座位上,呼呼大睡的倩影,直接抱起她向着外面走去。

    酒吧外面拦了一辆出租车,半个小时后,来到金悦小区门前,走上前去,发现负责登记的保安,目光带着羡慕的神色,叹息的望着消失在夜幕中的背影,一飞冲天了,不过是个家教老师,现在居然要成为乘龙快婿,同样的年纪,不一样的待遇啊!!

    伸手把颜翠萱的指纹按在门前,看着打开的大门,抱着倩影向着二楼的卧室走去,帮她盖好被子,凝视着平静的睡颜,不过是玩笑的打赌,小妮子则是当真了?

    不过这个感觉也好,颜翠萱对陆寒所抱有好感,慢慢向着喜欢转变,关上门,陆寒望着窗外的月色,盘坐在客厅的沙发上开始修行。

     黎明是第一缕阳光穿破黑夜,周身流动的真元,快速的回归丹田,在陆寒睁开黝黑的眼眸中,倒影着昏暗的天色,洗漱后开始晨跑,两个小时后等着他准备好早餐后,天色已经大亮,看着依旧没有动静的二楼,走上去打开房门,扫视着在窗帘的遮挡下,昏暗的房间。

    陆寒走到床边,俯视着床上那团粉色被单,颜翠萱蒙着头,呼吸均匀,蜷缩成小小的一团,像是只受伤的刺猬,又像是一只可爱的小狐狸。

    陆寒推了推裹成一团的人影轻声道:“起来啦。”

    然而毫无动静,陆寒嘴角抽了抽,强忍着掀开被子的冲动,伸出手指戳了戳道:“再不起来,我可就真的掀被子了啊!”

    安静了一会儿,颜翠萱磨磨唧唧的把脑袋从被里探出来,揉着眼睛神色懵懵懂懂的问道:“干嘛呀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说干嘛呀,都几点了现在,还不起来啊?”陆寒轻轻叹了口气,颜翠萱也不是嗜睡的人,昨天经历的事情太多,加上为了让她睡个好觉,打了一道法诀进她体内,让她静心宁神,睡个好觉。

    颜翠萱闻言睡眼惺忪,双目凌乱的看了会天花板,伸出手去够桌上的闹钟,看了一眼茫然问道:“九点五十?”

    陆寒耸了耸肩道:“是啊,很晚了,所以我才来叫你。”

    “中午了都!哪里是很晚的问题啊!”颜翠萱翻身,从床上了起,被子在身上滑落,露出只穿着一条性感黑色内裤和黑色胸罩的酮体。

    雪白的肌肤,笔直修长的玉腿,高耸的玉女峰在阳光的照射下,仿佛散发着圣辉一般的光芒,同时也遮挡住了陆寒的视线。

    “看什么看!转过去……不对,快点出去!我要穿衣服啦!不对你怎么在这里。”颜翠萱注意到陆寒炽热又有些遗憾的视线,瞪了他一眼,有些脸红的道。

    陆寒干咳一声,很老实的转过身走向门外,顺便还把门也带上,磁性的声音在房间中回荡:“你不记得了吗?昨天晚上你约我出去喝酒,我就送你回来了,太晚了,所以在下面客厅沙发上将就了一晚,安心我没有对你动什么手脚,虽然我可以。”

    颜翠萱脸红的去洗澡,随着身上的酒味的消失,对着镜子刷牙,画个淡妆,试了几件衣服,最后选中一件粉色的,有些少女气的连衣裙。

    陆寒重新热了饭菜,听着身后传来的脚步声,陆寒扭头,颜翠萱穿着粉色、洋溢着少女气息的连衣裙,一头漆黑的长发在脑后笔直垂落,明眸皓齿,站在房门口,脸上流露着一丝惊讶的笑意。

    陆寒嘴角勾起细小的弧度:“看什么呢?过来吃饭了。”

    颜翠萱回过神来,对于刚刚花痴状的自己很是唾弃,连忙就是应声道:“来了。”

    坐在椅子上,大口吃早餐的陆寒,低头看着自己面前的早餐,品尝着爱人所熬煮的热粥,这味道有着一种暖心的感觉。

    很快收拾完一切的陆寒,对着颜翠萱开口道:“好了,我今天就不陪你了,先走了。”

    颜翠萱连忙放下手中的碗筷道:“嗯!!”

    随着大门的关上,颜翠萱重新坐在椅子上,喝着碗中带着余热的玉米粥,虽然还是那个味道,但是总觉得少些什么,抬起头凝视陆寒刚才坐着的位置,她才是收拾好自己的心情,继续着她的生活。

     骑着共享单车向外面走去的陆寒,在别墅不远处男子神色阴翳的盯着他的背影,一大早看见从颜翠萱家里面出来的男人,刚刚他可是问过门口的保安,就是他这个家教师把女神抢走了,有机会,但是你有命来享受?陆寒?

    经过上次的教训,他已经是知道这穷小子会古武,那些下三滥的小混根本不行,只能请那些真正的杀手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第一人民医院,位于住院部四楼的重症病房,从几分钟前,就不断传出疯狂的声音:“别碰我,都别碰我……我要杀了他,我要杀了他们…杀了他们啊!”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