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重生都市之天下无双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第783章 怪异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        第783章怪异

    随即,更加诡异的一幕出现了,只见那三名赤色高冠的外星修行者,才把昏死的人族金丹修士扔在战舟上,顿时从里面射出一片鲜艳红色光霞,接着化为匹练,将其闪电般一卷而走。

    ‘嗡嗡嗡……!’

    那里的虚空莫名震动,还有一股邪恶气息升腾,好像藏匿着什么厉害嗜血生物,幽怨和冥煞气息越来越浓烈。

    ‘嘎巴嘎巴!’

    “啊——救我……这是什么……?”

    砰!

    紧接着,好像有骨骼碎裂声,从幽冥深处清晰传来,继而是哪个人族修士的惨叫,但如同咬碎脑袋的闷响响起,结束了无比惊惧的哭嚎,并且那战舟的中心处,顿时有道冲天血光闪烁即逝。

    没过片刻,一副苍白猩红的骨架,又被狠狠抛了出来,仅有几处残存肉皮,恐怖程度让人胆寒。

    “邪神说了,你们这里的种族,能完全满足他的胃口,可以贡献丰富灵力,血肉简直非常美味。”

    吹奏号角的那名矮个子元婴强者,非常兴奋的挥了挥手,眼中的残忍却更上一层,接着就叽里呱啦的用本族语言下达命令,若有人能够听懂,会更亡魂皆冒。

    “像这种级别的,一律要留下活口,邪神大人若满意了,立功者的修为将晋升一级。”

    ‘哇啦!哇啦!’

    这些外星战队的欢叫声,既刺耳又高亢的压过人族的气势浪潮,腥风血雨很快扩散至数百里,一道道乱芒都带着主人的凶悍,欲要把对方置于死地。

    在无数战团之中,一个面相活泼俏皮的年轻女子,身穿翠绿长裙,神情非常严肃的挥舞着一对月牙状法器,出手犀利动作敏捷。

    她旁边,一个老者花白须发,竟然是个元婴老祖,挥手之间就将一只外星小队打的当场消亡,但他并未乘胜大肆进攻,反而时不时瞥女子一眼,似乎在执行护卫职责。

    但那些战舟之上,一股股强大气息接连出现,又有五个深黄高冠的元婴级别强者,周身光芒赫赫,手持大槊横移快闪的扑了过来。

    他们的大槊只是外形近似,不但更加粗壮,还呈现与本人类似的通体暗红,表面还有一条血河环绕幽冥支柱游动,修长利刃上散发的不仅有厉芒,还伴随一圈圈波动,轻松把天地元气逼迫开去。

    已经飞到的混天穹,和被称为浪霖的两个老祖,纵然气势如虹,见此情形也未免心中一沉,不妙的感觉开始环绕。

    ‘嘶——!这伙外星异族,在战舟里到底还藏着多少秘密和实力?若元婴修士源源不绝,我等拼了老命,也难以改变什么。’

    ‘气死我也!老夫已经回忆的头疼了,纵然没有古籍记载,但界面附近的几十个星辰上,绝对没有这等恐怖种族,否则自古以来,我们那些前辈岂能顺遂至今。’

    ‘那就更恐怖了,他们若来自深远的空域,仅凭规避空间风暴等超级风险,还有无限长途跋涉的能力,就足以碾压任何存在,我看咱们又要经历一场磨难了。’

    ‘唉!也只有陆寒盟主,以及纤斓和苍星前辈……不说了,咱们这些老骨头,反正要死在此界面上,只有早晚而已,就和他们斗一斗吧!’

    从懊恼到目光坚毅,两个元婴后期老祖,彼此对视一眼后,混天穹祭出两个足有碾盘大小,白底蓝纹的圆球,浪霖拿出的则是一把霞光笼罩,蕴含法则波动的三彩宝扇,直接向战舟扑了过去。

    四方远处,越来越多的人族修士,还有不少其状百态的妖修,争先恐后冲来加入战团。

    战况隆隆,凄惨如斯,惊天动地的厮杀,一直在势均力敌中持续,人族修士虽然不惧,但让他们心神不宁的,是拿些高大且粗暴的巨兽。

    它们至今没有出战,但矗立于战舟上,总是不断挥舞大型兵刃狂吼,甚至有人明显感觉到,数百里内的战意和飞扬的血气,莫名被什么力量吸取着,从慢到快的都向那些战舟涌去。

    而且每当他们在人数上占据优势,局面稍微好转时,就从战舟中出现一支外星修士,手握大槊分列杀来,将局面死死稳住。

    从邻近黄昏,厮杀至第二天大日西垂,入侵者不动如松,反抗者面沉似水。

    “是谁?胆敢来犯我天地盟祥和之地,两大创世神尊的怒意,就让本兽代替他宣泄吧,任何敌人都要死!”

    轰隆!

    西南苍穹,诡异的出现一片黑云,当震耳欲聋的咆哮声传来,人族一方精神陡增,但很快就恢复到先前。

    虽然他们看到,那滚滚云朵里,是数不清的妖修踏天而来,更有几个大妖带队,但战舟上的那些巨兽,也似乎已经蠢蠢欲动,可想而知稍后的战场将更加血腥。

    陆小环的身上,已经被两片血迹弄脏了,此女感觉红唇有点干涩,大眼睛不在灵动,气喘吁吁眉头紧锁,身躯微微颤抖。

    才进入金丹境界不久,便遇到如此惨烈的大规模厮杀,给她那抹还算干净的心田上,无疑泼了一瓶墨汁。

    心神深处,早已战战兢兢,若非被众人当做宝贝一样,有几层防御维护,此女恐怕会发疯崩溃掉。即便有上等的灵丹供给,无数灵石不断被吸干后化为粉末,她的眼神越发难以凝聚,战斗意志开始散乱,好像掉进无底深渊。

    与此女类似的何其多也,这些外星异族无论实力,以及对阵章法上,还有那种冷酷无情的杀意,都让他们震惊异常。

    还有重要的一点,就是他们的法器法宝,无须耗费法力来催动,用灵石来充当能量,只需控制威能大小,无疑在长久消耗战上占据优势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能看出,这个异类种族不知经历了多少杀戮,不知践踏了多少星辰界面,仿佛从尸山血海走出的一个个战尊,性格坚韧而强悍。

    ‘库卡!库卡!’

    正僵持血拼之间,陆小环的余光忽然发现,最前方战舟之上,一个深黄高冠的家伙,莫名其妙的用大槊向她这里一指。

    从他身后的船舱里,一支全身同样铁灰,但头带赤色高冠的队伍,数量多达三十多个,兴师动众向这里扑来。

    队伍身后,还有五名强者踏空跟随,让此女心惊肉跳的是,居然有两个是深黄高冠的元婴级别,另三人橙色高冠,气息也让她颤颤巍巍,即便金丹境界中,他们恐怕都没有敌手。

    她暴露了!

    只要纵览战局,稍微细心就能发现,此女周围的修士最多,而且战力非常强横,如今已经将整整一支外星战队诛杀殆尽。

    兽吼冲天,强者咆哮,一幕幕惨烈情景,在这片空域汹涌起伏,好像末日之光笼罩,处处刀光剑影!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几乎相同时间,陆寒也在傲视九重,置身于另一场更恐怖的厮杀中,有两个身影呈夹角之势,各种霹雳猛击联袂杀到。

    金龙蓝袍的洪天阳,他的目光早已阴寒如冰,单手紧握的三丈紫纹斩刀,已经改为双手死死抓拢,刀体之上亮起阵阵黑紫之光。

    随即就听到一阵急促颂唱,他口中连续蹦出八个符文,涨到斗大后向刀身贴去,并且瞬间没入其中,刀面上顷刻涌出一股让人悸动的刀纹。

    除了黑紫光芒更盛之外,还浮现无数条诡异的黑色纹路,,并在转眼间勾勒出一支残花图案,从中传出无比心悸的恐怖波动。

    附近百里空间,似乎受到神魔召唤,凭空产生十几波狂野风暴,自四周远方将天地灵气,全部推搡或直接席卷,快速向聚达斩刀之中涌去,导致刀体节节膨胀,几个呼吸就暴涨了上百倍。

    “狂贼,去死!”

    随着洪天阳怒吼,三五百里内狂风呼啸,灵气波动起伏不绝,酷似大海狂涛。

    当刀体微微震颤,如同吃饱喝足的壮汉,斩刀表面上的残花图案,竟然在刺目光芒中,快速的生出芯蕊瓣膜,越来越完整无缺,看起来就仿佛要脱离刀身飞升。

    紫黑两色的光晕里,夹杂的强烈的法则之力,已经达到震骇玄界的高度,有电光在苍穹闪烁,似乎已经引起了大道的关注。

    “姓陆的,无论斑斓秘境里发生了什么,我天荡山那些陨落弟子,都要用你的血祭奠灵位,今天就在此消失吧!”

    当洪天阳的斩刀劈砍而下,另一侧也如雷暴般骇人,粗重嗓音带着音波灌来,那里是个五大三粗,满脸白色须髯的大个子,比洪天阳还壮实三成。

    仅仅凌空站在那里,凭借凝聚的法相虚影,就如高耸的仙家宝塔般,不可撼动无法抗拒,何况他已经杀意凛凛。

    没有半点多余动作,直接起手狠狠拍来,那大手迅速膨胀,直接遮蔽天空,掌纹迅速化为暗黄,继而将整个右手都变成充斥荒凉气息的古老法印,似乎才觉醒苍莽的力量。

    朱崇侑终于来了,一见陆寒就起了杀意,两人分明是初见,却如千年的仇怨挂在身上,你死我活不留生机。

    陆寒冷笑,他岂会猜不到,天荡山那些祸害早就怀疑上自己,即便斑斓秘境再凶险,那些前往的其他势力,都或多或少有活人出来,唯独他们全军覆没,若不是刻意针对,堂堂超级大宗岂能比蝼蚁还惨。

    废话无需多说,至少用超然势力做垫脚石,它的崛起之路更快捷,仅仅无法计数的珍贵资源,就能铸就一方神圣。

    那一刀,可贯穿天地。

    那一掌,能破碎虚空。

    他也在出剑!

    金光直接耀世,犀利剑刃将轻松划开长空,一道剑痕迅速蔓延开去,沿途所过之处,空间还没有发生反应,半晌后才扭曲起来,黑漆漆的裂缝很长很长。

    他也横出一掌,银纹大手硬生生自下而上迎去,起初无形无相,待到百丈高处,才爆发出波澜壮阔的波动,与虚空摩擦过的地方,有寒焰有冰雪还有金木之象,近乎托天一般。

    洪天阳斩下的巨刀,当那朵残花成为圆满,花蕊里开始亮起一圈圈细密灵纹,从而刀影分化,一化为十,继而成百。

    数百道凌厉至极的光刃,从斩刀中密密麻麻飞卷而出,把半个天宇尽数占满,每片刀影都蕴含生死法则,将陆寒所有退路都提前封死。

    陆寒背后,就是困住齐楚和元九重的白色漩涡,里面的两人还在咒骂,只是声音忽高忽低,一副有气无力的样子,因为他们忧心忡忡。

    在铁证面前,他们几乎相信陆寒,先后屠戮了一波波与自己相当的强者,那么自己面对的结局如何?

    太可怕!

    ‘铿锵!轰咔——!’

    清脆的金石交击之声,在广袤空域此起彼伏震撼而起,金色剑芒看似只挥出一道,但却诡异的拦截了广袤刀幕,双方猛烈交击后,顿时爆出一轮轮彩花状的骄阳,又炸开为亿万星花,好似布满天空的星辰,被强光照射后稍瞬即逝。

    “不好!”

    洪天阳惊叫,因为他隐约感觉,不可直视的对轰中,仍然有一股锋利之意向自己划来,虽然他难以发现。

    本想再用那把刀迎击,但抬手间蓦然一空,这才看见自己握着的,只剩赤裸裸的刀柄,他的本命天宝‘逆鳞天花斩’,不知为何已经崩溃在天地间。

    更诡异的是,自己神魂还未发生撕扯般剧痛,难道这一击太过厉害,已经将附近的天地法则震散?

    当他双目凝视中,出现一抹金色光刃时,惊神神色狂闪,脸上的肉反复抽搐,他发现那剑光的威能,似乎并没有比方才减弱多少。

    “怎么会?陆寒你个匹夫难道是神照大尊?”

    嘴里喝骂并未影响动作,而且连续扔出一件椭雕刻黑色花纹的圆形盾牌,以及一件白色晶莹长匣。

    然而陆寒的剑光晃了晃,金芒徐徐褪去,剑光越来越细,到最后只剩下一根拇指粗细的银丝,

    ‘嘿嘿!我就知道是强弩之末,哼!’

    噗!

    噗!

    这里再无动静!

    轰隆隆——!

    另一侧的两只巨掌,一上一下狠命对撞开来,暗黄遮天之中,里面似乎还藏着几只猛兽,怒吼连连不绝,随之不断远去直至消失。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