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重生都市之天下无双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第784章 恶讯之恼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        第784章恶讯之恼

    大片的黄煞光芒,欲要将银纹巨掌包裹,然而双方才碰触在一起,就莫名其妙的尽数消失了。

    托天掌力不但没当场崩碎,反而在抱在波动中一翻,天空顿时银白一片,在璀璨光辉映衬下,半个天际都如同雪花覆盖,天地间奇寒阴冷,不见冰霜却可冰封万物。

    朱崇侑顿时感觉右手麻木酸痛,本以为巨震后的正常反应,但很快发现苗头不对,一股钻心刺痛从掌心想胳膊延伸,继而才发现一根细如发髻的银丝,长度不过三寸,已经快速进入脉络。

    顿时从那里僵硬,冰冷彻骨到血肉坏死,又化为冰晶后寸寸碎裂,飘扬于虚空化为乌有,转眼间整个臂膀失去三分之一。

    “这是什么鬼东西?啊?啊啊——!”

    纵然朱崇侑动用各种秘法,也难以阻挡事态发展,而且银丝钻动速度不慢,仅仅三个呼吸,就将其半个臂膀全部瓦解。

    痛彻心扉几乎发狂,但头顶巨掌几乎灭世,没有半点怜悯,横贯天宇狠狠拍下,一击可碎裂百里山河,其威能和力量,根本不是大乘期能承受的。

    况且即将与他联姻的洪天阳,就在不远处被犀利的分成两半,元婴似乎在当时根本无法逃脱,神魂遭到粉碎性剿灭。

    陆寒之恐怖,真的狂绝天人,朱崇侑脑海中最后闪过了更可怕一幕,他莫名的联想起,身为天荡山骄傲的曾经第一大乘——丁凡师叔,以其神照之威也死在此子手里。

    “小杂碎,我无法杀你,天也会亡你!”

    轰隆隆——!

    那巨掌,竟然被反复三次拍下,陆寒得手抬起又垂落,起初还有惊天爆响,接连几声之后,整个大地只剩下十多里大的巨坑,掌印清晰可见。

    白色漩涡之中,闻听着外面的巨变,从开始气势翻腾,到风波平息寂静无声,前后不足半柱香时间,二人面如死灰。

    嗖!

    啪嗒!

    齐楚和元九重听见异响,就见旋涡闪烁白光,吸进来两块白花花红彤彤的东西,看清后顿时狂叫着暴退,仿佛魔鬼降临。

    那是能拼凑整齐的两块残尸,自中间被一分为二,切痕整齐利落,还有冰冷寒霜未褪去,肠肚横流血食飞溅,唯有残损的金龙蓝袍仍旧光彩不减。

    洪天阳,惨卒!

    好多修真者,纵然修行万千年,也未把人族的劣性根基彻底抹去,只有大难临头,即将彻底身死之时,才幡然悔悟觉醒,但大道却已经抛弃了他们。

    陆寒上前,查看自己一掌之威的结果,却意外发现巨坑的核心,有个闪闪发光的东西,似乎是一个玉瓶。

    将尽透明的半尺高瓶身里,一个元婴通体惨白,几乎陷入昏死,正迷迷糊糊即将转醒。

    ‘啧啧!能承接我神照境一击,此物也算不错了,其用途似乎该载着元婴,破开虚空逃出一条活路,难道我下手太重了吗?’

    ‘那就搜魂吧!’

    仅仅过了一个半时辰,白色漩涡竟然不见了,现场已经山岳高耸,却惨无生机禁绝鸟兽,还有几股刺鼻厌恶不时冒出。

    一座不知哪个死鬼贡献的法阵,被陆寒稍加改造,耗费三五百块灵石,成功遮蔽了原有的异象。

    方圆几十里,从远处看去只有永恒的死寂,若修士路过必生厌恶,生怕腐臭之气污染自己的彩头鸿运。

    而里面又是另一种场景,在白光漩涡的外围,一副春山秋水般的画卷,正有灵气波流来回激荡,仿佛是天然馈赠的补品,被困阵不断汲取一空,又有周遭无数细流,将虚空源源不断填满。

    当攻击出现的狂暴波动向外宣泄时,传导在山水之间的途中,就会遭到诡异力量逐渐消除,这里的虚空开始扭曲,以半褶皱形态互相推搡,草木剧烈摇摆,似乎也跟着卸力。

    “就凭着这座‘百象归元阵’,在交易行也能换取十几万灵石,算给二位当个陪葬吧,即便下几届圣粹决开启,也没人喜欢再次停留片刻,好在你们能惺惺相惜,嘿嘿!”

    话音一去,陆寒浮动袖袍,将几百里内的破坏之象,挥手间草木逢春,坑洼之地尽数归于平整。

    只是这里的植被,一遇到动物便当场萎缩,光秃秃仅剩下树干,看一眼便扫兴不已。

    没人听见里面的齐楚和元九重二人,是否因为害怕而抓狂或者暴躁,陆寒手里的残图虽然还缺少一块,但已经不再重要,他直接飞到万丈高空,对着前方就打出一拳,硬生生红出个通道,接着整个人没入其中。

    这里相距西南角落,已经不足六千里,若活着的那些人不再眼瞎,能清晰的看清自己,从而断绝招惹他的念头,这点路程和区区几多险境,只是重炮前的土墙而已。

    这小缥缈境内,平日无人惊扰,纵然有些险阻,但也保护了无数灵材,陆寒就发现过几株上万年分的草药,但对他来说只是鸡肋,全被忽略掉了。

    参加圣粹决的强者众多,彩头却只选择一人,至少小半数量的修士,根本没打算拼死相搏,只要能收获一堆灵材,给自己还有宗门,补充些罕见的奇花异草即可。

    也在这几天,玄界上虽然没有经历残酷事件,但好多宗门弟子都一脸悲呛,各大城池内的气氛,莫名其妙沉闷起来。

    ‘道友可有小道消息,虚天门作为堂堂大宗,为何现在闭门谢客,连基本的交流都做了限制?’

    即便作为玄界明星的天选城,纵然远离小缥缈境,也没能挡住这波洪流,虽然巨城占地近三千里,但属于修士酷爱的大片区域,仍旧没了往常的高声喧哗。

    一个正端起茶杯,要把最喜欢的香茗大口喝下的灰衣中年,听到耳畔的脚步声和话音,转过头很憎恶的瞪了一眼。

    他就是虚天门的人,因为宗门里异常压抑,才找个理由出来散心,但即便改换衣着,也没能换个好运气。

    “你区区散修,也配管那些闲事?不知手里的灵石,能把交易行里的灵丹买来几瓶,是不是日常供给已断,有人给赏钱救济度日?”

    “看来有些宗门活该被报应,养的狗都不识好歹,但愿他们参加圣粹决的弟子真的死掉了,老子再去问问听涛阁,给最有价值的消息找个买主。”

    那人长衫素衣,本来也不起眼,但莫名遭到羞辱,脸色有过刹那的暗红,但却带着笑意去了二楼。

    “站住!竟敢骂……额,什么消息如此值钱?若能给我带来一分好运气,咱收回刚才的话,并且赔礼道歉,不介意促膝详谈!”

    灰衣人拍案而起,刚想趁势狠狠打一架,但目光一阵流转,语气顿时和善不少,大步流星跟了上去。

    “两个消息,老子共计要价五百万灵石,给我带路也是要给钱的,十万块的机缘费,你还考虑吗?否则就滚吧!”

    素衣长衫的比灰衣中年,在年纪上略长几岁,现在他也换上鄙夷神情,摆出了高傲姿态,身上威压微微外放,他竟然在上玄境界苦修已久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?”

    “还有如此珍贵的消息?若所言不假,我落雷宗就要了,这位道友过来聊聊,正好我三人明天回返复命!”

    二楼香气更浓,一个角落的大号桌案上,三男一女正小声交谈,听到楼梯间的斗嘴,一个嘴角挂着疤痕的三十岁儒生,站起来做出个‘请’的手势。

    “额?落雷宗的确不比虚天门差多少,但几位要人家的丧气之事作甚?这消息若是天荡山买了去,可能更加实用,超然势力得到的话,相信他们会做得更好。”

    噗!

    那四人差点把灵茶喷掉,顿时怪异的看着素衣长衫之人,三十岁儒生目光闪动,有些冷也有些无语。

    “玲珑谷请你走一趟,可有困难?”

    嘶!

    听见角落里的声音很清脆,没人能想到,在这栋不足五层,规模只算是中下的小茶楼,真有超然势力的人存在,在意识间,那个级别的宗门弟子,都该出入上等轩榭亭台。

    就在方才,承认是落雷宗弟子的那四人,都引起好多修士不小的喧哗,但现在很快被高价出卖的消息吸引住,所有人纷纷侧目,连同一楼也冒上来不少脑袋。

    ‘区区消息,也能买五百万灵石?呵呵!’

    ‘人家下手的目标,还都是本地的大势力,啧啧!’

    ‘他当修真界是凡间吗?’

    ‘不要如此看待这件事,我等随着阅历和修为增长,见过的诡异还少吗?天晓得此人又发现了什么,敢要五百万灵石,听着有些夸张,即便不值这个数,也有震撼大宗的本钱!’

    ‘嘶——!虚天门有丧气?’

    “玲珑谷?不卖!这件事和好多大宗都关系不小,但唯独对你们玲珑谷,却是最为鸡肋的,买去只会徒增一大笔开销。”

    什么?

    此话一出,四座更惊,看向素衣长衫之人的眸中,更加多了不少星光,不由得回味起方才这句话,继而都陷入苦思。

    “咦?难道和他有关?”

    角落里,部族二尺的四方小桌,只有一人慢慢品茶,没法看清容貌,全身黑衣裹身,体型有些孱弱纤细,秀发高高挽起,似乎脸上挂着纱巾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两天时间内,陆寒破掉一处强大的遁空禁制,避开下方布置的一处厉害杀阵,通过完毕又将其恢复。

    经过一处悬浮的小山上空,多达六只体型巨大的飞狼,竟然也懂得布置陷阱,在他划过虚空时合围而来,结果成为漫天血块。

    最意外的是一个棕色袍服,连昂被黑色面具罩住的家伙,诡异的控制住了数百里内的六级以上大妖,并且腾空拦截他,其中化形的十级大妖就有四个。

    凌空一掌,就把此人拍个半死,转而让其成为那些凶獠的美味大餐,但让陆寒更意外的,是最后的两三千里路途,连半个人影都未看到。

    此刻,他正站在一个废弃的破败小城前,目及之处方圆八十里,残桓断壁不足三尺,只剩下无数根粗壮的支柱仍然挺立,再无半间无损的房屋。

    ‘这就是彩头藏匿的三地之一?’

    然而仅仅过了半刻钟,陆寒便拂袖离去,玄阴灵目之下,废墟上两个未激发的小型幻阵,以及一口被高明之术遮蔽的老井内,藏匿着一杆绣着神兽麒麟的大旗。

    没过多久,在一处瘴气浓郁,边缘处白骨森森的山坳中,有几声闷响和怒骂,在陆寒进入时反而越来越远,似乎产生厮杀还一无所获。

    “嘶——!怎么可能?”

    片刻后,当他深入瘴气三五里,才把挡路的一具巨兽骸骨挪开,右手腕莫名的传来刺痛。

    他赫然发现,在腕部浮出一根颜色血红,状如手链的印记,狂闪几下后就诡异的断掉了,并且快速消失。

    同时,自己左侧胸膛有些发烫,那里也出现个心形印记,仅仅指甲盖大小,此时一闪一闪。

    自重生以来,还未有什么事,让陆寒如此脸色大变,他脸色铁青呼吸沉重,目光充满担忧和震惊。

    “小环怎么会遭遇变故?那里还有谁敢打她的主意,这丫头无论寿元和修行上都无问题,为何把那块‘寄魂珏’捏碎了?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此刻,在梦通山分舵附近的那场大战,经历数日惨烈厮杀,已经延绵六七百里。

    战舟附近三百里范围内,被诡异的红光和雾气遮蔽,一股掺杂浓烈血煞的妖气愈来愈强,并且有阴森咒言不断传播。

    好像来自地狱恶魔的私语,声音时大时小,却带着让人沉沦的魔力,停了片刻就想一头栽倒。

    就连红光血雾中,都蕴含着邪恶与污秽之力,即便利刃切在其中,也瞬时变得缓慢无比,伴随着咒语的念动时,这里好像一片沸腾的魔界鬼蜮。

    好像嗜血的魔王,在布置一片广袤神域,它要成为此地的主宰,这个界面都要成为它的属地。

    红彤彤边缘所在,正是厮杀最惨烈地方,纵然人族妖修如海洋般赶来,但外形异族的强悍,仍然抵消了数量上的弱势。

    数万身影猛烈围攻区区上百支外星战队,最激烈最凶狠的地方,更是足足八个元婴老祖鏖战,但他们都眼睁睁的看着,一个浑身血污的年轻女子,已经被缠满粗大绳索且活捉了过去。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