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重生都市之天下无双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第785章 结束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        第785章结束

    两个深黄高冠的异族元婴强者,将那女子牢牢控制住,在他们身后,多达七个同等强大存在,以及三四十个头戴橙色高冠的战队,硬生生截住人族八名老祖,还有五六十个金丹修士自杀般的冲刺。

    “将那女子放下,否则你们会被全部灭族!”

    “冲过去,纵然这个界面灭亡,也要把这些孽畜拉上垫背,休想征服我天地盟的修士。”

    “汝等匹夫,连女人都不放过,必遭天道彻底灭杀,可否由我和她替换?”

    嘶吼和大骂声中,法宝从未有过如此璀璨和凶狠,激撞出的恐怖威能前,把任何其他声音都碾压覆盖过去,纵然人族也浑身血污,甚至双眼通红,但他们向前推进一步都颇为困难。

    此起彼伏的惨叫络绎不绝,双方伤亡流出的血迹,竟然不在向下落去,反而如受到召唤,纷纷加入了茫茫红色光雾中,导致其越发恶劣血腥。

    最浓烈所在,也是旗舰战舟之上,此处周围五十里,都被一个巨大的猩红光球罩住,即便神念探进都被腐蚀成灰。

    被捉走的女子,双眼仍然充满希冀,脸色却已经苍白,她的一只手里还握着玉珏碎片,另一只手攥着半把花白须发,而名叫刘文凭的元婴老者,天地间再没了他的影子。

    作为最厉害的元婴强者,混天穹目呲欲裂,他的左手自腕部以下不知何时消失了,但法宝如狂风暴雨,没有余地的只是一味猛击。

    爆裂震荡之下,血雾最浓的地方,就有雨点般的血滴降下,地表早已湿漉成河,惨烈厮杀中的人族修士,不断有失去生机的低阶弟子掉落。

    ‘那丫头是陆盟主的妹妹,竟然被他们硬生生捉走,怎么办?’

    不远处,浪霖又吃了两颗灵丹,吐出一口浊气而焦急的扭头问道,他也衣衫褴褛伤痕累累。

    ‘我能怎么办?杀呗!杀他个同归于尽,这些异类的恐怖程度,仿佛没有上限一般,身在天地盟,每个人都是战士,陆盟主的妹妹又如何,眼下但愿她还有一丝吉人天相。’

    ‘对了,咱们活捉的那数个外形孽畜,搜魂结果如何?’

    ‘三百年,三百年的遥远奔程啊!他们来自如此远的深空,难怪古籍中没有记述了,化神古修士也不敢探索到那个地方。’

    一想起此事,混天穹就感觉头痛欲裂,后方回报上来的信息,让他一次次刷新三观。

    ‘什么?他们是如何穿越危险星域的?但我就不相信,这几只战舟上能容纳杀不完的生物,纵然咱们代价惨重,仍然不时区区一支舰队就想征服的。’

    另一侧,来自苍梧禁地的无数大妖,也和高如山岳的异形狂兽,用力量和本元神通厮杀不止。

    相比人族,那里没有其他声音,只凭借强悍暴力说话,撞击震天绝地,肉身强横与凶猛才是主流,法宝只是他们追求力量和狠辣暴虐的延伸。

    而旗舰战舟的船头,足有七八个人族金丹境,绝望的全身缚锁,排成一排瘫倒在地,正被咒语和血煞气息,弄的时而昏厥时而醒来。

    “伟大的老邪神,这名他们无比重视的人类,已经被我们成功捉来,她可能是此星球的圣女,其身体必有不凡之处,请您慢慢享用!”

    很快,陆小环也迷迷糊糊的来到此处,刚进入光雾的时刻,他就开始大口呕吐,前所未有的恶心不断涌来,就连神魂都差点陷入死寂。

    进入巨大光罩后,连神念都放不出一丝了,目力所及只能看见三五丈远,还有感应到的无数强大气息让她狂骇。

    而此刻,似乎有一股力量向她召唤,控制自己身躯的两个异族强者,丢下她倒地膜拜,并且一阵异族叽里咕噜。

    紧接着,就感觉巨战战舟核心处,莫名出现强大吸力,红光更浓雾气汹涌,继而全身一松,捆缚自己的诡异绳索竟在此刻消失了。

    然而还未等陆小环大喜,欲要动用秘术逃脱时,无数粗壮且密密麻麻的血色纹路,无声无息攀附了整个娇躯,导致她骤然间浑身僵硬,毛骨悚然的生命消亡之感,无比强烈在心神深处灌溉。

    “哥哥,你究竟在哪里?别了,哥哥!”

    嗖!

    如粗壮血管般的触手,将此女瞬间拉扯进去,虚空顿时震颤起来,那晚如魔鬼的低语声反而停止了,里妖异光芒乱闪。

    最后的昏沉中,陆小环感觉似乎整个世界都在呜呜哭泣,她自己更如一块流星,狠狠扎进滔天血浪里,仅仅溅起一朵迷你水花。

    自己似乎进入无边血海,到处都是红色,绯红的浪花,深红的巨岩,就连暴风也酷似紫红的天柱。

    在血浪飞卷的核心,却有一处净土,似乎是海洋之眼,这里多出个宽广高大的白玉平台,却站满一只只邪恶怪兽虚影。

    它们都在低头,向主台上虔诚臣服,一只只无比污秽,就连他被粗壮出手缠紧,带入这里的途中,也没有任何敢斜视的凶目。

    恍惚间,陆小环似乎被扔在雪白的山脚,但那却是一只身高百丈,浑身晶莹白皙的高大生灵,而且附近莫名的清爽无比,任何污秽血腥荡然无存,似乎此地才是真正的净土。

    “啊——!”

    然而尖锐刺痛突兀涌来,他被一抹罩下的白光围住,全身抽搐几下就昏死了过去,那白光中衍生出无数细小光针,先后扎进此女肉身。

    “吼——!你们这些蠢货,竟然捉得到如此劣质的奉献者,还敢妄称她为圣女,简直是我本神的侮辱!”

    没过多久,里面暴躁的怒啸,将那两个匍匐在地的身影,吓得浑身不断抽搐,继而听到一声闷响,被吸入缠走的女子,又硬生生飞了出来,重重落在几个人族附近。

    “啊?请老邪神宽恕啊,我们的忠心天地可鉴,那些蝼蚁竟敢用诡计欺骗,现在就让他们承受您高傲的怒火。”

    “本神要更强的奉献者,快滚去捉来!”

    三百里红色光雾世界,似乎感应到源头的愤怒,顿时剧烈翻腾起来,刹那间无数人族受到干扰,连动作都开始迟缓,从而死伤者密集增加。

    凶险之战,陨落如雨,但周围天际,仍有密密麻麻的身影,飞天遁地快速赶来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瘴毒的浓烈,让陆寒都开始加强了防御,他已经深入十几里,前方有几处影破碎不堪,崭新厮杀痕迹赫赫在目。

    几棵光秃秃的惨白色树干,或许是侥幸逃过此劫,也可能其惊人坚硬,但周遭法阵崩溃迹象表明,率先到此的人一无所获。

    此处中心之地,是只有五里方圆的一片小沼泽,腐气冒着白眼,但也被彻底掀开,露出十几丈深的高热底端。

    大约六七百里外的天际,多达四个身影,相距不过百里,似乎在互相指责,很快又垂头丧气各自离去。

    陆寒有些着急,因为妹妹传来的讯号,充满非常不确定性,他要赶紧回返一次,时隔多年,也对自己走过的地方充满好奇,不知天地盟那些家伙,能不能对得起自己的付出。

    当初临走前,所谓的外在危险,都已经被他消弭于无形,甚至几处有些不稳的空间,他都一一查看过,并且在附近设下大阵加护。

    ‘难道他们起了内讧?’

    陆寒带着狐疑,粗略的看了一遍此地,的确没有参透藏匿的痕迹,如此而言,最后一个地点必须尽快了,那里必定有最强悍的防护,静待一路凯旋的强者接受考验。

    当他凌空,身躯一个模糊就要发动闪遁,忽然硬生生停住,目光倾斜而下,向西南角的一块黑岩石望去。

    瘴毒边缘不过二十里,枯黄地面布满黑色乱石,面积没有足球场大,还有轻微恶臭不断散发。

    连一块巨石都没有,最大的不过人高,但陆寒盯住的那块更小,半边迈入地下,露出地表的仅仅一尺半,实在不起眼。

    然而当玄阴灵目过滤掉土层,地下部分并非如此,反之越来越大,酷似一座大山高过云端,在云层上露出尖角般。

    ‘好重的分量!’

    过了片刻,陆寒随便拿起一块巴掌大小的黑石,都感觉至少二百斤的分量,既超乎寻常又太过普通的东西,这就比较低调了。

    地面之下八十丈,巨岩独成的山峰还在扩展,一侧已经位于瘴毒沼泽之地的下方,地热温度可达数百,无比沉闷和黑暗。

    但就在岩山棱角部位,有个模糊的太极图案,偶尔亮起一圈淡光,中间有条笔直的裂缝,那是一扇门,奇妙的把极阴和极阳分开。

    才接近十丈,图案上的圆环蓦然增加了亮度,当陆寒发现没有危险禁制,大手摁在太极图中心时,面前顿时刺目,接着整个大地都微微颤抖。

    地表,平静无波的继续着以往,瘴毒慢吞吞游动,黑气仍然升腾,附近安静如斯。

    嗖!

    蓦的,地表抽搐了一下,接着就见黑石堆所在,一道奇异光柱冲天而起,直上千丈苍穹,隆隆声快速传荡,在天地间搅动出极其宏大的气势。

    即便在两千里外,也能明显感觉丝丝波动,自天际看去好像异宝出世般,光柱白色刺目,勾引无数电光狂轰,前后持续半个时辰才缓缓削弱溃散。

    紧接着,无论身处何地的修士,都濡染感觉腰间一凉,他们惊讶的低头,发现有块圆形玉佩,竟然自动破碎消失了。

    在地势较为崎岖,一片山清水秀,还有十里湖泊的美好之地,两个身影正在对峙,此地就是存放彩头的三点之一。

    这两人无论气息和威压,都碾压任何大乘强者,当空屹立时,似乎半个天宇都是法相,鸟兽瑟瑟生灵发抖,好像他们是法则的主宰。

    只要贴近此地,都能看到湖泊中心有一个十丈宽的优美凉亭,桌椅具备仅差香茗茶盏,水下也白玉浮雕凹凸,似乎正是向往的藏宝之所。

    但他们脸色齐齐大变,震惊的看着远方高空,满脸难以置信,神情顿时变得恼怒异常。

    “混账!老子分明仔细查看了,那里的东西全是恶心之物,哪有什么彩头。”

    “活见鬼啊!那些老贼真不是东西,还真把好玩意放在臭泥坑中,简直毁人三观,但无论是谁得手,也要给我乖乖献出来。”

    两人狠狠怒视一眼,就同时化为遁光急追而去,前方很快就遇见四个身影,他们还震惊在当场,因为才从那里赶来。

    轰隆隆——!

    忽然在头顶,两道狂雷之音浩荡而过,这四人诡异的齐齐摔下,他们才看到两道流光划过,附近任何法则尽数紊乱。

    “那不是玲珑谷的风宿海道友吗?还有无常普度山的袁昆道友,这是什么厉害遁法,竟然将我等逼迫如此。”

    “放屁!这两位分明已经渡劫成功,彻底跨入神照境了,我等该以前辈称呼,不得再行放肆!”

    咔嚓!

    话音未落,几人才稳住身形,他们顿时被刺目强光笼罩,仅仅听见一声暴雷炸开,便接二连三比直摔落,彻底人事不省。

    昏迷之前,隐约感觉有团五彩雷光,拖着个大号印玺,从头顶掠过转身即逝。

    被称为风宿海和袁昆的两个新晋神照,争先恐后拼命催动遁光,但忽然间听到雷音,并感觉压力暴增,还未等回首观望,几道粗壮霹雳猛烈贯下,将他们狠狠的打落高空。

    星辰殿。

    一天以后,当主持圣粹决的银发老者,又来到星文古碑前,用大手硬生生将其按入地表之下,大殿内狂风突起,一个深不可测的漩涡快速生成,直到里面扩展为可以容纳人走出的过道。

    顿时有道银芒,从里面一闪而出,落在银发老者近前,那是名银衣黑发的青年。

    “谢了!陆某有件急事需要去办,来日你我再叙!”

    陆寒看了一眼沉下去的古碑,对银发老者略微点头,就直上万丈苍穹,仅仅停顿片刻,就把位于东南的虚空,硬生生开辟出一条深邃通道来。

    “早料到非你莫属,但对别人下手未免太狠了,仅你一人就导致十去其三,那个方向……不是玲珑谷所在吗?怪事!”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