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重生都市之天下无双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第786章 渡劫老祖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        第786章渡劫老祖

    茫茫空海,慢慢长途,偶尔有个闪光出现,接着又消失了,再现身时已在十万里外。

    自小缥缈界一路东南,要跨过近三千万里,才能达到玲珑谷的地界,浩瀚空域无限广袤,只有掌控空间法则的人,才可以无所顾忌的痛快弛聘。

    普通神照境,一天就能跨越近二百万里虚空,当屹立于巅峰,破碎虚空的极限,可达三百万之快。

    想不到拜访玲珑谷,竟然来的如此之快,还是这种情形下,陆寒也颇为无奈。

    ‘陆小环?呵呵!但愿你不是自己胡闹,否则就算这具肉身与你同父同母,我的耐性也该有限度,纵然重修转世,连续跨界仍旧是涉及大道本源的难题。’

    非但是这个妹妹,就连柳薇薇和哪个颜萃萱,不是他强行为三人逆天改命,屡次大力培植的话,充其量比常人多活几十载年而已。

    即便如此,就算以后重回道君巅峰,这些强行被拔高的凡人,最多也就做个落魄的地仙,她们根本没有得道的大气运,除非陆寒自己能君临道祖巅峰。

    “只要能拉一把,陆某就不会轻易松手的。”

    在低等界面的空间,动用仙界空间法则,是不是太暴力了?

    就地化阵传送,仅仅两天有余,陆寒便如流光破空般,来到一处高约百丈的光门前,不错,是一扇巨大的光霞笼罩之门。

    无比雄伟的千丈雄峰,如众星拱月被围在诸多小山脉之间,形成延绵不绝的环形山谷,葱葱翠翠灵气迷人。

    这道光门就是山谷入口,若不用秘术探查,陆寒也只能看见高峰和云雾,到处白茫茫一片,内部情景早被大阵遮蔽,不入其中难窥门径。

    还有几百里,就有多达三支的巡逻卫队,几乎同时发现了他,立即气势汹汹扑上。

    “陆寒前来拜山!”

    “大胆!你竟然如此唐突的出现,不怕……额?你是陆寒?”

    率先飞到的五人,为首者本想显露大宗的威严,没想到来人一点不拖泥带水,尤其是那名字,好像在他心中划过一道闪电。

    ‘陆寒?嘶——!’

    ‘这就是有人传话,让我们多加注意的那位吗?快去和上司禀告,肯定有前辈赐给赏钱的,咱们千万别得罪他。’

    ‘就知道赏钱,此人从西北而来,似乎并无不妥,但总感觉哪里不对啊?’

    他们不当值之时,这个名字已经磨破耳朵,修仙界强者中,更无人和其重名,所以当场呆住了,还有几分疑惑。

    ‘陆寒不是在参加圣粹决吗?’

    ‘对啊!听说他可是个大热门,可惜得罪的人太多,都被好多强者盯住了,就算是成为怨鬼,这么遥远的距离,也不能现身此处的。’

    ‘就是,即便姓陆的有几十条命,现在也该被那些大宗嫡系围剿干净了,我严重怀疑他是冒牌货,但几位前辈那里又如何交代?’

    “咳!冷莜瑜可在?叶秋云可在?”

    陆寒的目光开始发冷,他只好扫一眼这些小辈,目光中略微多了些许波动,就见围上来的十几人,顿时浑身抽搐几下,接着就浑身瘫软,法力几乎全无了,心中立即骇然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?”

    听到陆寒再开口,就直指两个了不得的人物,这些巡逻守卫更是一慌,有点踌躇不定,在怀疑和忌惮中左右为难。

    作为堂堂大宗,他们巡逻守卫敢傲视任何拜访者,若陆寒也曾得罪玲珑谷,早已当场发飙戒备,但在宗门上下,这个如雷贯耳的青年,自身地位有些尴尬,而且高层对其态度也模棱两可。

    “唉吆!?让我看看是谁来了?竟然贵客迎门啊,陆道友别来无恙,才几天没见到我冷师侄,就急不可耐上门稀释相思了。”

    ‘拜见叶前辈!’

    现场虚空顿时一沉,高大光门出现一团涟漪,有波动自中心扩散开来,有个身影出现在那里。

    是个蓝光小伞的紫衣美妇,脚踏莲步从光门内走出,打量陆寒几眼后,某种惊讶快速抹去,神情不冷不热。

    但那些人却脸色一喜,急忙回头深深拜下,里面竟然就是叶师祖当值巡查,现在这陆寒要找的人已来,他们可以卸下负担了。

    “陆某有件急事,才特来上门打扰,但只有贵宗之主或者渡劫老祖,才能为我分忧,有劳叶道友做个引荐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叶秋云顿时将双眸瞪圆,难以置信的打量陆寒,若非没看出什么破绽,她也感觉此人是个赝品。

    一股股愤怒之意,来自仍未离去的十几人,他们对陆寒即便心存忌惮,也被他的狂妄震惊到,引发的恼火更加压抑着燃烧。

    开口就想见宗主,还敢公然提起渡劫老祖,他们在宗门苦修无数载,连那等级别的衣角都未看到过,再狂也该有个限度吧?

    “宗主正在闭关,准备冲击生死大劫,至于两位渡劫存在,你想想可能吗?念在我们相识一场,现在有闲暇的只有两位长老,这份待遇已经百年不遇,是否进来全凭本意!”

    叶秋云脸色不好看,一扭身率先回返,陆寒反而满意的点点头,只要几个小的露头,老家伙还会远吗?

    “唉!这小家伙似乎确有急事,那就带他来我的超神洞,老夫也想看看外面人人震惊的后辈,与我玲珑谷相比有何长处。”

    “啊?晚辈遵老祖之命!”

    ‘叩见老祖,大道永昌!’

    蓦然间,叶秋云身躯一颤,赶紧躬身下拜,在场之人噗通一声尽数跪下,对着宗门磕头不已,有个声音不曾进入双耳,直接在他们心神深处响起,每个字符都如敲鼓。

    闻天下间,仅有渡劫境界,才能不用传音,只要愿意就如影随形,仿佛寄付于任何低阶的心神中。

    原来他们的老祖,看似终日无踪千年难现,这世间一举一动,早已了如指掌,今天更是主动召见陆寒。

    ‘此人乃大幸运也!’

    ‘难道圣粹决已经结束了?’

    ‘稍后去打听一下,到底是谁拿了彩头,我怀疑这位陆前辈,是被人家合伙追杀的藏起来了,自始至终没敢露头,哈哈!’

    ‘和我等有什么相干,但他今天突然来访,不知西方又发生了何事,总感觉暴雨欲来啊!’

    ‘前两日也有人很奇葩,听说喊价五百万灵石,出卖的仅是一两个消息,那位也快到达天荡山了吧?’

    直到陆寒跨入山门,三支卫队急促交流几句,才各自分头离去,巨大的环形山谷边缘,偶尔传来几声兽吼,也有大禽飞掠天空,急忙忙扎入云端消失。

    路上交谈,陆寒才得知冷莜瑜自从回来,在宗门高层掀起了一股不小轰动,她功劳甚巨,而且成功进阶大乘期,地位已经扶摇飞跃,在短暂庆贺后,月余前扎进洞府,开始闭关领悟道机。

    让叶秋云很无语的是,他本以为陆寒见到玲珑谷洞天福地,该眉飞色舞惊叹连连,但从他进门至今,脸上没有半点风云。

    此女唯一收获,是能感觉出这个声名大噪的家伙,眼角里真的藏匿了些许焦急,他目无旁顾,只盯着天际尽头,光秃秃没有遮掩的小山。

    那小山还很偏僻,好像自身体上衍生出的额外部分,连一点遮挡都没有,但陆寒所见之时,那就是最好的遮挡。

    两人飞驰而过,自然引来无数观望,这里宛如乐园,不但风景秀丽灵气充沛,就连飞遁姿态都带着些许潇洒秀气,无论男女都很惊讶,但他们不敢过分直视。

    ‘小师兄,那年轻人会不会是叶师叔的凡世亲戚?’

    ‘少多嘴,连我都感应出,他们两人境界相差无几,这样的亲戚会来找你吗?’

    ‘但他简直没法再帅了,而且通体有缥缈之意,我只想求个介绍途径嘛。’

    ‘住口,回去给我闭关,什么时候此人走了,你方可出来!’

    ‘嘤嘤嘤……!’

    山势回转,峡谷出现几道光柱转瞬即逝,陆寒余光看见,这里有人看护,遁光经过必须绕行,下方朦胧深处,一股锋利的意念充斥而来。

    有高手在此打造神兵!

    “师妹何往?”

    没过片刻,当陆寒发现三道都是女子的遁光时,对方已经率先开口,中间的也是个美妇,较之叶秋云年轻些许,紫蓝花裙下露出脚裸,掌中一把玉如意。

    她视线随意扫来,当看见陆寒时,眸中顿时微微闪烁,几分惊讶中总感觉还要发生点什么。

    “咦?真是巧啊,师姐你那宝贝徒弟中意的人就是他,人家如今正式拜山,要面见你恳求谈婚论嫁呢。”

    “额……?咳咳……!”

    陆寒差点被呛到,顿时满脸无语了,他立即明白对面美妇的身份,作为玲珑谷高层翘楚,还是冷莜瑜的师尊——天月大师。

    “陆寒吗?你跨进神照境了?”

    天月大师目光顿时亮起,重新仔细的看了陆寒一眼,接着就被震惊表情塞满,从未有过的意外神色,好像忽然发现今天的巨兽,昨日还是个小虫。

    “只是神照而已,天月大师也美貌一方啊,陆某今天因急事而来,未作任何预备,也无暇抽空攀谈,为表歉意就拿出一瓶玄尘丹相赠吧。”

    “啊——?玄尘丹?”

    叶秋云顿时瞪大眼睛,最后三个字语气格外重,然后她见陆寒真的拿出了白玉瓷瓶,但却是一对,当其中之一飘向自己时,眼角里掩饰不住惊喜。

    就连天月大师身后的两名侍女,都震惊的捂住小嘴,见面就拿玄尘丹相赠的,好像古籍里也没记载过。

    “嘶!这……是上品!?”

    “师妹错了,此乃极品!”

    天月大师目光闪动,她和冷莜瑜相处最深,对于陆寒的了解没有几人可比,自然听过他屡出神奇,做事往往超乎寻常,今天果然当场印证了。

    若非道行深厚老辣,两女差点激动起来,警觉的一扫周围,发现几十里内子再无旁者,才大喜的对陆寒致谢。

    “这两个小侍女也该沾沾光的,就把我以前剩下的几瓶法华丹拿去好了。”

    两刻钟后,直到不起眼小山近在身前,叶秋云才告别离去,此女现在的举动,活脱脱像年轻时,没有半点沉稳老脸,一副喜滋滋蹦哒哒的样子。

    唉!

    他给那俩小侍女的,也是极品法华丹,四人当然喜笑颜开了,却没人能为他苦愁之事分忧。

    即便是小山,也有几百丈之高,远处看去的确光秃秃,但此刻却发现,漫山遍野都有矮树小草,嫩草高度不足半尺,小树只压过成人一头,再也难以生长分毫。

    “负责控制,哼!”

    粗略一扫,陆寒向东飘行十里,对一处干涸的池塘走去,他脚下是几尺粗的红线,也是别人的止步之地。

    “这么快就看出入口,你够资格进来一谈。”

    当他径直走下池塘,无所顾忌笔直前行,耳中顿时响起一个声音,有点轻微沙哑和很重。

    这就是人人畏惧的渡劫大修士,但既然主动出言要见自己,内容绝对不会像表面这般客气的,无论修仙界还是凡间,任何套路都关乎利益,陆寒无需准备。

    走过的刹那,池塘跟着变化,他身后已经花鸟俱在,而且上空的情形,更引起陆寒关注,和外面大相径庭。

    内部空间,都被一副广袤星辰图案覆盖,照射下光线适中,实景带着神秘美感,在一个二层亭台上,有人摆弄着一件木鱼状的极品天宝。

    “可否告知,这玄界上空间的薄弱之处,我要下界一趟!”

    “嘶——!跨界而下?小友如此直接,倒把我的诸多问话截住了,只是……此事好难好难!”

    “若陆某能让你,还有里面那位的飞升的几率多出三成呢?”

    “咦?还能发现我的存在,这就有点让老夫惊讶了,不过现在的后辈这么狂了吗?老伙计可要小心点,我们长久不露面,已经被当做腐朽的古董,似乎能任人摆布呢!”

    另一个声音,好像从虚空通道里挤出来,没有方向飘荡而来,话语干脆却无人影,但那份渡劫老祖该有的威严,也没漏掉一丝一[58小说 www.58xs.vip]毫。

    “哼!陆某本就是重修的仙界上尊,有必要欺骗你们么,若这里存在斗转星移之类的上古大法,拿出来借我一用!”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