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重生都市之天下无双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第787章 斗转星移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        第787章斗转星移

    光阴仿佛静止了,空间也似乎被瞬间凝固,摆动极品法宝的紫衣金花老者,终于停下动作,无比凝重的转过身来,死死盯着陆寒,释放出强大神念。

    “神照境是不假,但为何我这里没有你的渡劫信息,要知道跨入这个级别,谁生谁死不再是一己之私。年轻人,来历真的成谜啊!”

    此人一张马脸,双眼如灯炯炯有光,渡劫中期的威压,只围绕在自己三丈以内,那里剧烈汹涌如海,周围却一片祥和。

    无疑,他拿出了高层主宰者的一贯震慑,也是莫名的威胁,看向陆寒的目光,既有不少的怀疑,还带着几分惊奇。

    “仙界重修?还知道斗转星移古法?看来若将你归纳为小寰界的违逆者,都有点自我矛盾了,那地方的混账可没这点本事。”

    在里面又传来话音的时候,陆寒同时扭头,他身后几丈开外,有个虚影正好浮现,身上黑白法袍残缺了一块,白发宽脸蓄满黑须,双目还是淡蓝色,整体不伦不类。

    这位没有泄露半点威压,但那种压迫感,比马脸老者给他造成的强上太多,无疑是渡劫后期的恐怖存在,真正遨游玄界,放眼四海无人可欺!

    “我——很——急!”

    嗡——!

    陆寒越发严肃,重重的吐出三个字,一股扭曲空间的波纹,蓦然自陆寒身上向外狂泻,在周围顿时反复激荡,接着就碰撞出一个个符文,颜色金灿灿,带有莫名的深奥气息。

    更有一道银光刺天而上,正好打在广袤的星辰图案,那里凭空生出一个光团,刺目绚烂中化为峨眉大月,周遭繁星如见到首领,纷纷向后退避,让出无限高位。

    而且那些星辰,开始争先恐后的外泄星辉,不约而同奔着银月飘去,转眼就在陆寒头顶,形成几丈大的迷人光团,里面浩瀚之气无穷无尽,还有阴凉清爽。

    但银光一闪,所有能量都被弯月吞噬殆尽,并且向下落去,没入陆寒身躯消失不见,一股不是下界该存在的气息,在他身上转瞬即逝。

    轰咔!

    外面真正的苍穹,莫名劈下一道粗壮雷电,足有象腿粗细,几乎笔直的轰在小山之巅,大道已经捕捉并感应!

    玲珑谷两大渡劫老祖,顿时震惊和动容,仿佛见到鬼魅般的盯着陆寒,神色纷纷肃然起来。

    他们岂会没感应到,那股短暂出现的气息里,犹如梦寐里的召唤般,和古籍描述完全无二,仙气的神奇和浩渺,正是任何修真者疯狂追求的。

    “陆道友真乃奇人也,怪不得屡屡创造意外,好厉害的机缘啊!我名叫岳长空,外面都以长空上人相称,你身后那位,就是玄界堪称‘五大渡劫客’之三的皇甫天。”

    “既有所求,玲珑谷岂会袖手旁观,咱们可是注定的机缘啊,整个玄界西部的宗门,能与陆道友和善如亲的,这里当属独家!”

    这两人终于动容了,信服程度占据大半,眉开眼笑中蕴含精芒乱闪,狂喜之意被努力压制着,仿佛如获至宝。

    如果陆寒所说为真,那就是在荆棘陡峭的小道上,突然出现一条凭空大路,艰难之行成为坦途,甚至真有机会一飞冲天。

    “我这就去取那件‘乱星神盘’,不知几万年未曾动过了,能否起作用还是未知,但无论何种代价,也绝对让陆道友不虚此行。”

    皇甫天立即消失在原地,作为渡劫老祖,从未如今天这般开心过,好像陆寒就是接引他们飞升的仙使,若非这年轻后生还在神照境,并且他仍存在不少疑云,当场行跪拜之礼也无不可。

    没有确定真假之前,岳长空也只能谨慎下恭敬相待,他们活了万年的老怪物,绝不会被三言两语,以及一些秘术神通轻易折服,若陆寒是个骗子,整个界面也是他们的领土。

    ‘不会被追杀的无处容身,要以此为借口溜回下界避难吧?难道此人当初也未经过‘飞升亭’,从下界的空间节点偷渡上来的?’

    在岳长空神情反复不定之中,皇甫天再次现身,手里多了个陈旧木盒,没有盖子和遮蔽物,内部是一口湛蓝小钟,被充斥强烈法则的光晕笼罩。

    “啧啧!能规避些许时间法则的玄天之宝,自古就罕见异常的,这东西至少能延长宝物十分之一的寿命,已经足够让人动容了。”

    皇甫天还未开口,就被陆寒一番话噎住,目光瞬时和岳长空交错,这次没有丝毫意外,反而欣喜之色更多。

    神照境绝对说不出这几句话,在更高级奥妙前,他们就是个乳臭未干的孩子,更别提看出三大至尊法则,恐怕这么近见到玄天之宝,就已经定格失态,哪有陆寒毫无波澜的举止。

    小钟分量不轻,经过两人共同施法,前后多达四次的秘术,才逐一将看不见的禁制解开,此时能够触摸把玩了。

    当被缓缓拿起,扣住的东西跃入眼帘,那是一块状如砚台大小,黑漆漆深沉无比的迷你阵盘,浓烈的古韵扑面而来,似乎沉睡了许久许久。

    只有仔细观摩,才能看见上面有密密麻麻,比针孔还小的大量凸点,星罗棋布状如麻疹。

    而在此刻,陆寒感觉胸前的那个心形印记,又比往日黯淡了一成,由血红转为浅红,这说明陆小环的困境危险仍然继续,生机逐渐凋零。

    “这乱星神盘,来历已不可考,最让我们信服的,就是一位能点拨星空,精通大占卜术的古神遗留,这些都不重要了,就由我来催动,若陆道友正是仙家转世,遇到不对的地方指点一二即可。”

    “不比,二位只需告诉我空间虚弱点的坐标。陆某亲自掌控此宝更为精准,顺便给你们一次领悟星辰道的机缘,掌握汲取多少各由天命。”

    无视掉皇甫天狡黠的目光,陆寒已经抬起手,对着乱星神盘的左下角轻轻一点,有根筷子粗细的银光从食指射出,恍若无物的打在其上。

    “你能催动?”

    “这古物可是个永远喂不饱的东西,每颗星辰都需要吞噬法力,十几颗也就算了,若几十上百颗星辰同时亮起,我们也会成为人干。”

    “世间万法,谁言仅有其一!”

    陆寒只是付之一笑,紧接着,两个渡劫老祖就瞪圆了眼睛,当那道银光灌入乱星神盘角落,空间顿时颤抖了三次,一股沉闷压抑却宏大气息贯穿山腹的任何地方。

    乱星神盘周边,空无所有的地方,开始亮起一圈玄奥铭文,好像仓颉造的字那么晦涩,这些铭文就是银色脉络组成,当全部亮起后,大量光华猛然向上宣泄,凝聚成一个大号光阵,中间区域的第一个凸点开始闪烁。

    嗡!

    突然,光阵里莫名而来的分出三道光束,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把他们笼罩,纷纷感觉眼前一黑,恢复正常后却已在茫茫深空,上下左右没有半点虚土,并且黑暗无比。

    只有一颗星辰,无限遥远的闪着微光,接着才亮起第二、第三颗……,陆寒站在最前方,一根根肉眼可见的虚线,正从他身体内把法力抽取而出,向上直奔亮起的星辰射去。

    “陆道友,一旦达到极限,就不可强为!”

    ‘……?’

    转眼间,漫天零零散散,已经多达十几颗,仿佛眼睛在不断眨动,也在皇甫天和岳长空更加担忧时,陆寒开始打出晦涩法决。

    诡异一幕出现了,就见同等数量的法力抽取虚线,硬生生一断而开,陆寒沉声念动真言,身体内飘出一个个银色符文,闪动着向星辰贴去。

    ‘嘶——!还能这样施为?’

    ‘看着异常玄妙的样子,莫非就是仙界妙法?’

    嗖!嗖嗖!

    转眼,那些符文精准的贴在了星辰上,顿时天光增亮几倍,而且浩渺气息同样倍增,更让人震惊的是,开始出现星辰间彼此交织的神奇画面。

    不到一刻钟,接二连三闪亮的星辰愈发繁多,转眼超越六十颗,而且每个出现时,都有一颗甚至两三颗星辰,将自己的力量传递过去。

    ‘难道,这就是传闻已久的,类似天星自晡方面的神术,玄界真的从无只言片语流传。’

    ‘在浩瀚道法前,我等虽然跨入渡劫,仍旧如井底之蛙,陆道友前世才是强大的修真者啊。’

    不到所见的妙法,就连那些银色符文,两人呢都绝对相信是仙界独有,他们手中就藏匿着一两页残损阙书,根本无人能解。

    “我们的位置,就该是那一颗吧!”

    想起星辰殿那块石碑上的图案,陆寒伸手一指并问道,皇甫天并未太意外,重重的点点头,随后就说出了一个空间节点的坐标,而后岳长空也附上第二个。

    “许久没人去过了!一个处于外海,本就在危险之地,后一个也在西北边缘,最近的宗门碧落庄,也距离三百万里,而且这些节点没人固定,随时都在移动。”

    “强行破碎虚空,是要动用玄天之宝的,难道陆道友还有着等实力?否则加上我们二人,也未必可以做到,需要去找那几个老鬼共同施为啊!”

    “区区下等卑微界面,我一人足矣,就让玲珑谷的传送阵,给我再省去几分时光!”

    超然势力必有大阵,能一次干完的活,陆寒才不会耗费自己的法力和珍贵时光,他掌控者仙界万法,但目前还拧不过大道,只能擦着玄界的极限。

    临时布置的简易传送阵,一次不过二百万里短途,再多一点就会遭雷劈,而且如影随形的那种,但除了和厮杀相关的神通,被压制的较为凄惨,其他方面尚可。

    半个时辰后,看着前面空荡荡的传送大阵,皇甫天摩擦着双掌,在大厅内来回踱步,岳长空则歪着脑袋,如同被固定一般,两人各有心思,布置在思考什么。

    但他们脸色越发红润,形同想入非非之时,但没过多久又皱眉而起,心事重重狐疑渐浓,仍旧不太相信的神情。

    此地早已不是小山之腹,身处数百里外的宗门秘地内,传送阵多达四五个,中间最大的宛若足球场之巨,即便这次动用的,也有十多丈的规模。

    ‘你信他吗?’

    ‘差不多吧,从此子把赤月宗弄得几近灭亡,神照境都屡屡消失,我就疑心重重了。刚才传来的密信,的确是圣粹决已经结束,出来的人仅有一半,以往数届加起来也没这么惨,不知被他弄死的有多少。’

    ‘嘿嘿!睚眦必报,乘机灭掉,这性格的确不是普通人能有的。’

    两个渡劫老鬼谈话间,他们的居所大厅内,那件乱星神盘人就神奇的运转着,而且星辰越来越多,涉及范围远到让人震骇的程度,偶尔还有流光在天宇划过,不知何来不知何去。

    自这里到达碧落庄,比小缥缈境更远,直线距离也在三千万里以上,那处节点紊乱之所,无限接近玄界西北边缘,若无天障拦截,可以从那越界而出,能飞往陆寒首次现身的小寰界。

    一处山坳里,两个身影正在九层高塔前,眺望山海默默不语,他们身后的大门两侧,还有四个化神期弟子。看似规模不大的高塔,内部大殿却别有玄机,比肉眼看见的扩张十数倍。

    嗡嗡嗡——!

    “咦?怎么会如此?”

    忽然一股波动冲了出去,来源于东侧的传送阵图,那里开始亮起无数图案,中心处一道白光正在成型,在惊讶之声里冲上天际。

    “没有任何人报备,警戒!”

    这两位可是苍元后期,反应非常迅敏,先后闪进大厅内,呈掎角之势把传送阵包围,那四个化神也祭出法宝,剑拔弩张的紧张气氛顿时形成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他们没想到,从传送这里出现身影的同时,还有一股恐怖威压扩散开来,六人如同被抛飞的肉球,全部撞在边缘处的墙体上,顿感一阵头晕目眩。

    “我,陆寒在此借阵一用,急事从权,以后相尝!”

    嗖!

    陆寒跨步就到了外侧,袖袍狠狠一拂,前方空间便退到两旁,如闪电激射而走,宗门禁空对他无效。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